1. 書海書閣
  2. 被扔進棋盤裡
  3. 第二章 地下的克隆體
李哥在乾什麼 作品

第二章 地下的克隆體

    

方世界,下方的李爾才能醒來。怎麼說呢,這也就意味著,他冇有辦法在下方世界行動的同時,利用自己高敘事層的狀態觀測這個世界。切回李爾的視角,也表示鏡子在提醒和限製他使用這種手段,畢竟和作弊差不多。但這也就夠了,比起普通的冇有任何手段的新人,這種能夠跨越一定時間的無限製距離聯絡,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神通了。“就坐在這邊吧,你大概說下當時的情況,小熊你給記下來。”進到警局後,克勞德警官招呼了一下一個年輕的警察...-

第九卷

某科學的魔術師

第二章

地下的克隆體雖然還有很多疑問,但是在確定李爾並非敵對後他們就匆匆忙忙走掉了,不過毫無疑問的是李爾很清楚按照以往的慣例,這種偶遇應該不會是什麼單純的巧合。

儘管並不方便直接說什麼,但李爾或許可以在遠方看著這情況,就像是之前得出的本土角色會自行解決問題一樣,這個他遇到的本土角色可能就是在解決某些事情,也就是和他主線任務有關的事情。

因此李爾獲取資訊的方法就很簡單了,那就是跟著他們這樣一票人就好,李爾的目的是通過這個第九世界獲取一些能夠強化自身的強化,采用安全形度來說跟著他們應該是一個好選擇,這怎麼看都比直接去找什麼LV5的超能力者要靠譜多了。

當然了,另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解決坎德尼斯的問題,李爾在告彆後雖然打算繼續通過詭法師能力接近他們看看情況,但是也還是先給坎德尼斯找了一套衣服穿。

所幸自己身上有附贈的日元,勉強還是能買一件女士的衣服的,不過怎麼買就很頭疼了。

稍微構想一下情況,坎德尼斯現在是冇有衣服的,純靠李爾用幻術遮著,這要她自己進去試穿內衣那些東西也很不靠譜,畢竟坎德尼斯從來冇有穿過衣服這種東西,到時候指不定會搞出什麼幺蛾子。

要是凱特這邊就好了,能夠直接甩給她。

那麼研究一下後,李爾發現自己就得帶著坎德尼斯去逛女性衣物商場了,為此李爾還得變成女性的模樣,思來想去李爾還是變身了後直接帶著坎德尼斯過去了。

“你現在是冇辦法挖地了嗎?”

“嗚嗚——冇辦法了。”

她看起來很傷心的樣子,並且還盯著自己有些發紅的手,這樣應該是之前試了一下吧。

“怎麼會呢……是後天因為能力變成這樣嗎……你以前是這個樣子的嗎?”

“以前?”

“就是你最開始是這種人的模樣嗎?”

聽李爾這麼問,坎德尼斯直搖頭。

“那你父母呢?是這樣嗎?”

“父母?”

聽到李爾這個問題坎德尼斯疑惑了一下然後就搖了搖頭,這並不是她不知道父母是什麼意思,她是學過了人類的常識的,所以這表達的意思就很簡單了,她冇有父母。

“……行了,冇事就好,你現在其他能力呢,有影響嗎?”

“冇有力氣……”

說著,她有些委屈的晃了晃自己的手,狗刨式的對著空氣抓了抓。

“身體機能都消弱了嗎……那除去身體機能呢?比如精神方麵嗎?你還能定位他們嗎?”

“嗚,可以,他們說這裡來了一個能殺聖人的靈裝交易。”

“?!”

聽到坎德尼斯這話李爾愣住,而這時候他們也差不多走到服裝店裡了,不過因為有幻術遮蔽的關係,其他人也聽不到他們說什麼。

“你現在除了看,連他們說什麼都能聽到?”

“應該是吧……”

她點了點頭,看得出她那張鬼臉麵具下的眼神也有些小疑惑。

“生理方麵的優勢被消除了,心智方麵有強化嗎?現在你能看多大地方?”

這並不是一個壞事,李爾目前推測就是尼莫應該是被下了什麼變形術或者詛咒之類的東西才變成之前的那個樣子,到現在這個強度階段確實不太需要坎德尼斯物理方麵的那些作用了,心智方麪包括精神探查的能力得到強化反而是很好的一件事。

“多大?一大半?”

冇猜錯的話這個一大半應該是指學園都市,如果能夠籠罩這麼大一部分並且還是立體監控的話,那效果確實很好,比方說現在李爾甚至都不需要親自去了,藉助坎德尼斯就可以達到有效的監視效果並隱居幕後。

“嗯,行。這樣的話就冇問題了,先選衣服吧。”

說著,李爾關掉了周圍的幻術遮蔽,僅保留了坎德尼斯身上的。

而之前刻意用幻術營造的進來的兩人的幻象,也在這一刻重合到了兩人身上,從而讓服務員迎了過來和李爾以及坎德尼斯熱情的介紹了起來。

不過由於介紹的內容過於超乎李爾的理解範圍,所以他基本上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包括牌子,尺碼那些東西完全就是從大腦左邊進右邊出。

儘管如此,但李爾還是在進行內衣測量選尺碼的時候,得知一個比較震驚的數額,坎德尼斯變回女性的這個狀態,所需要的內衣尺碼居然是有G的大小的,所需要的內衣還得專門去拿和找,還冇得挑。

雖然這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好事,但是當一全套衣物的價格下來的時候李爾還是發現自己送的這點錢不是很夠,因此李爾還特地用能力跑了一趟拿貴金屬換了些日元來花,要不然衣服都買不起。

儘管很大概率是被推銷,加上品牌稅,但是一整套連內衣褲加上裙子下來的價格還是讓李爾有些汗顏,這估計得普通打工仔一個月的工資了吧?

不過遊客被宰也很正常就是了,這種對外開放的地方不貴點就對不起他是在旅遊的地方。

“咦?這是能吃的嗎?”

“……不不不,等等等等,這不是吃的這是穿在身上的內衣,你把這個穿上。”

“那要怎麼穿呢?”

好問題,到了換衣間後李爾看著自己下了幻術又變成**著的坎德尼斯他也有些無語了,他怎麼知道女性怎麼穿這衣服?

這內衣既冇有鬆緊帶,也冇有送皮帶的帶子,李爾拿著給坎德尼斯套上後比劃了幾下,發現長度也不夠打個結。

“……不對啊,難道是拿的小了不夠長度打結?”

這麼說著,李爾翻看了坎德尼斯背後那披散著的綠色長髮嘗試著把內衣合上,他也冇有發現像是粘扣帶一樣的東西。

“怎麼了,嗎?”

坎德尼斯疑惑地看了看在她身後不停嘗試的李爾,還順帶用手托了托自己前方突出的內衣球。

“好像拿錯了?他們拿小了一些?”

“可是,她們好像拿的是最大的呀?”

坎德尼斯也有些疑惑,她應該是通過能力看到的?但是這就很奇怪了,因為前台確實說有G型號的,他們也確實拿到了最大的,那難道是他們說謊了,實際上根本冇有G型號的?

但是他們有什麼說謊的理由嗎?感覺冇有吧,似乎是他把問題給想複雜了。

“……這樣,你看看其他這個城市裡穿內衣的,看看他們怎麼穿的。”

“好!”

說著,坎德尼斯麵具下的瞳孔一收縮,隨後在短短幾秒後就像是搜尋完了一樣。

“硬硬的東西扣進環裡就行了。”

“環裡?”

聽她這麼說了,李爾也才仔細看起了手裡的內衣帶子,他之前完全冇注意,現在稍微注意了一些後他就發現上麵有三層的非常小像是鐵環一樣的東西,而另一條帶子上則是有彎曲的鐵絲一樣的東西。

原來如此,根據大小扣上就行了啊!而且這個特彆小還不會有什麼感覺,也不會像是粘扣帶一樣永久了失去粘力,還挺方便的。

“好了,接下來把其他的穿上就行了。”

說著,李爾就像是打扮洋娃娃一樣幫坎德尼斯把衣褲都給穿好了,不過當裙子穿上要穿襪子的時候他就又發現了個異樣,這襪子怎麼還連到了腰上的?雖然是平常看不到的部位,但李爾從來冇想過這種襪子居然是綁在腰上,比褲子還高。

哦,所以這種是叫吊帶襪是吧?

在莫名氣的知識增加一堆後,李爾終於是完成了給坎德尼斯的裝扮,坎德尼斯也完全冇有女生的害羞什麼的,全程就隨便李爾幫她穿,說實話這種現象不是很好,要是她被其他不懷好意的人給占便宜了怎麼辦?

不過這好像也不是會發生的事情,應該也冇有哪個倒黴蛋敢來觸輪迴者的眉頭就是了,而且李爾還是一直打算把坎德尼斯帶在身邊的。

應該也不會出什麼意外。

“嗯?”

“怎麼了?不合適嗎?”

付完錢出去後,看著一直打量著自己身體的坎德尼斯李爾有些尷尬,坎德尼斯是不會選衣服的,他自己也不會選,所以實際上他就是讓店員直接推薦給坎德尼斯的,合身應該算合身吧,但好不好看就完全不知道了。

“奇怪。”

“那奇怪?”

“被綁著。”

這麼說著,坎德尼斯動了動,隨後自己把胸口的鈕釦給解開了,看樣子她是喜歡蓬鬆一些的感覺啊。

看著那裸露出來的部分,李爾雖然有些無語但也還是用幻術給擋了一下,畢竟她之前從來不穿衣服,現在突然讓她穿衣服了肯定會有不習慣的地方。

“哦對了,這個給你……”

突然,李爾想到之前買的章魚小丸子還冇給坎德尼斯,當時是碰到事了直接收回戒指裡了,現在纔想起來。

不過拿出來已經冇有熱氣了。

“額,好像涼了,我再去買……”

“好耶!”

本來李爾是打算再去買一些熱乎的,但是坎德尼斯不是特彆在意的樣子,直接拿過去就吃了起來。

看她吃的這麼香李爾抬了抬手也冇說什麼,拍了拍她的肩膀就帶著她繼續一塊走了。

李爾也冇有吃過這種東西,以前冇進主神空間的時候都是能活一天是一天,這種章魚丸子就更彆說了,所以這東西涼了能不能吃他也不太清楚。

應該能吧,而且就算可能有問題,對輪迴者來說應該影響也不大。

就在李爾想著等坎德尼斯吃完後,再確定一下那個叫土禦門和上條當麻乾什麼,以及這裡其他地方的資訊的時候,他看到自己麵前突然多了一顆章魚丸子,如果不是他停的快的話就和章魚丸子撞上了。

定神一看,他發現是坎德尼斯用牙簽插著一顆章魚丸子放在自己的麵前,他本來還疑惑是誰,但後知後覺纔想起來坎德尼斯現在變成這幅淡綠色長髮女孩的樣子了。

此時她露出冇戴那半截麵具的嘴角擦上了醬料,甚至麵具上也沾了那麼一點。

“額……”

“一起吃!”

說著,她就把章魚丸子往李爾嘴裡推了推,李爾也冇拒絕,就張嘴吃了進去。

上麵像是木屑一樣的東西有點像紙,不知道是什麼,丸子已經涼了,但是味道也還行,雖然可能不如剛做好時好吃,但現在味道也一點都不差。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個從第一世界帶到現在的隊友,李爾有種莫名的欣慰感,就像是養成了什麼樣的東西吧,特彆是在形象變化後這種感覺就很強烈。

“剩下一半,給你。”

說著,坎德尼斯把還剩下一半的放章魚丸子的盒子打算遞迴給李爾。

她隻吃了一半啊……

“啊,不用。我不喜歡吃,試個味就行了,你吃吧,彆浪費了。”

擺了擺手後,李爾把章魚丸子推了回去,看李爾這樣坎德尼斯嗯了一聲後就繼續吃了起來。

如果他冇有來主神空間的話……不對,來了她才能夠變回這個樣子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變成了那樣,但是不管對於坎德尼斯還是李爾,或者是其他現在不在這,還身陷雪原的隊友來說,進入主神空間都並不是一個壞事。

這時候大霸星祭也在如火如荼的舉行著,李爾則是帶著坎德尼斯到了一處寂靜的公園內坐在椅子上,等著坎德尼斯吃完。

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他們不管在哪兒都冇太多區彆了,距離不是問題,坎德尼斯都能乾看到,不如找個安靜閒暇的地方。

這麼想著,李爾還翻找著自己的儲物戒指,找出了一個打火機。

這是記憶打火機,能把人想著的東西浮現出來,最開始是在佐瓦布哪兒見到的,後來發現在主神空間這種小道具也不貴,李爾就買了個一直收著了。

有這個的話,坎德尼斯能把它探測到的東西實時轉播,這樣免去口頭轉述的環節會省下不少事情。

過了一會兒,坎德尼斯就吃完了,吃完後她還舔了舔自己的手,不知道是不是之前養成的習慣。

“看看他們那邊吧,順帶你看看這裡有冇有你探查不出來的地方,有的話就儘量避開,不要再探,和我說就行了。”

說著,李爾把打火機遞給了坎德尼斯,然後專注的盯著他。

按照先前知道的資訊,現在這種神秘衰退的年代出現的這些厲害的人也不會有特彆強,除去雪原聖盃這種規格外的情況,李爾的水平還算是能夠看的。

就算坎德尼斯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東西,李爾還是有信心能保護她的。

之後,坎德尼斯就把這段時間的情況用立體成像的方式給李爾展現了出來。

這的大部分學生基本上基本上都是在忙運動會上的事情,而那個叫土禦門的和叫上條的則是又見到了一個紅頭髮的魔術師後一起動手追捕起了那個說是帶了能殺聖人的叫‘刺突杭劍’靈裝的人。

對於這個東西李爾也是相當有興趣,不因為彆的就因為能直接瞬殺聖人僅僅指到對方就行,這種規則殺的東西對於越級挑戰來說太好用了。

雖然可能對半神那種什麼的冇有效果,但是聖人這東西也不少,假設將來遇到敵對的聖人話,李爾有這麼一樣東西在手絕對會能夠出奇製勝。

在劇情世界裡獲得力量並不一定是要獲得強化,拿這種道具也完全可以算是個人強化的一部分,轉化一下思路爭搶道具也並不是不行。

不過看了一段他們追疑似帶著靈裝的那個女性後,李爾很快就發現這有點奇怪了。

按照說法這個東西是羅馬教會的拿來交易,那為什麼要放在學園都市交易?而且這居然隻有一個人帶著,甚至這邊去追捕的也隻有三個人,從他們口中談話李爾倒是知道這是英國那邊獨立的教會的人,而他們在這似乎就隻能拉到這三個人了。

也就是說是為了不引起大規模乾涉,所以選擇了科學的大本營進行交易嗎?這樣的話如果官方不乾涉的話,這個事情可能就很容易成,對於李爾來說這就更是一個好訊息了。

參與的人不多,那麼他也就有了操控空間,簡單的來說這似乎是他能夠參與的事情,雖然仍舊有不少風險,但收益回報率也是相當的高。

不過馬上李爾就被潑了一盆冷水,那個疑似持有能夠殺死聖人的‘刺突杭劍’靈裝的人在和追擊的三人追逐戰了一段,在城市裡追了一段後,他們就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個女性帶著的應該不是刺突杭劍,根據他們的說法刺突杭劍是不是真的存在真實性都有待商榷,對方可能攜帶的是據說外觀和刺突杭劍極其相似的叫使徒十字。

這個道具的效果就更是逆天,要李爾來說這都和第五世界裡的0級封印物水準差不多了吧,在特定的時間它能夠直接因果律讓羅馬教會控製。

這就和聖彼得的傳聞有關了,雖然具體的李爾不瞭解但也有所耳聞,總的來說實際上這根本就不是什麼什麼交易,而是羅馬教會試圖直接用交易來掩蓋他們真正的目的,那就是控製這座科學的大本營學園都市。

這是不是和主線任務有關……學園都市不被毀滅,那被控製化為了羅馬教會的土地算不算?應該算吧,也就是說實際上這應該就是可能導致這次主線任務失敗的東西了。

雖然說按照道理不乾涉的話,劇情角色應該會自動完成解決這個事情,但李爾現在覺得有些不好說,因為他已經和那幾個重要的角色接觸了,會不會已經造成乾涉了?

再往後看,李爾發現他們也已經開始造成傷亡了,甚至有路過的學生被當場殺害,甚至還有停下來救人的,追到地鐵地鐵也被爆破了。

對方甚至還在學生運動會的操場上設置了引爆術式,一番追擊都冇有太大結果。

這就很讓人不懷疑情況是不是已經變了,比如因為和他拉扯了那一會兒導致他們的追擊錯失了最好的時機,這樣可能就會導致主線任務失敗?

在到了下午的時候,他們那邊又得到了新的訊息,也就是使徒十字的使用方法。

它詳細的使用方式其實是夜空中所呈現出來的外觀星座的魔術,因此可以使用八十八個星座在世界各地自由發動。

為了使用使徒十字,施術者必須詳細把握使用地區的特征,特色,特性等,最後從八十八星座中選出對該使用地區最有效果的星座,在地麵上收集降落的星光,最終完成使徒十字的發動。

雖然說地區的特定跟星座的選擇需要複雜的知識,甚至會產生一個地方一年隻能使用一次的製約,但如果真用這個方就算是全世界,也有可能受到羅馬正教的支配。

這東西應該也是羅馬教會的殺手鐧了,平常如果用的話肯定會引起彆的勢力戒備,但是如果是隻在關鍵時刻用一次基本上就是天大的殺招了。

但現在發現的話,學園都市方麵應該能反應過來纔對,這幾個人應該會拉學園都市的人一塊處理。

可實際上,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學園都市官方並冇有做什麼,還是隻有他們幾個在追擊,這就更加詭異了,為什麼被害方的學園都市冇有動作?

還是說有動作,隻是李爾不知道而已?

雖然坎德尼斯的掃描現在很好用,但是不指定的地方李爾也是看不到的,比方說土禦門打電話的對象李爾就不知道是誰,當然坎德尼斯也無從找起。

而後的劇情就比較簡單了,他們又鎖定了對方的位置,並且追了過去。

按照他們的情報來說,使徒十字會在太陽落山後的夜晚發動起效,而現在的時間也慢慢來到了傍晚,比較卡點的是在這個時間那三人追上了那個疑似帶著使徒十字的女性展開了戰鬥。

過程也冇有什麼好說的,他們三人好不容易打敗了這些為了自己的目的傷害了無辜群眾的人,唯一的遺憾和缺點是他們一直追捕的那個女性也是誘餌。

真正的使徒十字,現在在學園都市的郊外,並且由策劃這次事情真正的幕後黑手一個女性傳教士啟動。

並且這時候也在通過遠程術式向那位上條當麻傳遞自己勝利的訊息。

不過李爾對此冇有多大的震驚就是了,這種明顯一個誘餌在裡麵晃盪屬於是非常平庸的招數了,走過這麼多世界看來後李爾對這種計策倒是不足為奇。

如果他是要解決這個事情的話肯定這周圍全都會查一遍,清楚使徒十字大概是什麼樣子後,輪迴者要找到就並不困難了。

“可悲,信仰科學這種異教的迷惘的人們,等到你們迴歸全知的天父的懷抱的時候,我會把你們當做同伴的,這一刻馬上就會……”

然而,在傍晚結束,即將達到要天黑的六點半的時候,這名女性傳教士突然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了,而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麵前的插在學園都市地上的使徒十字消失了,就那麼直接消失了。

“啪啦啪啦——”

冇有再看記錄,也冇有再讓坎德尼斯偵測其他地方。

看著天上綻放開的煙花,再看看手旁的使徒十字,李爾不慌不忙的輕輕用手隔空在地上劃起了術式。

這是反探查術式,並且李爾已經換了好幾個位置了,每個地方都有這種反探查術式,隨後他也是直接通過儀式,把使徒十字送到了源堡裡麵,這東西最方便的點就是位格比較高還有儲物功能,這種搶奪來的東西放進去彆人應該是發現不了的。

而且李爾當時殺出去為了防止那個傳教士有什麼後招都冇有完全掌控她,讓她停頓的那一瞬間李爾就動手了,但這反倒像是他準備的有些過多了,實際上冇有任何阻攔他。

挺奇怪的,雖然也不是冇有道理,但李爾拿到這個使徒十字有些太簡單了,也冇有經過什麼阻攔。

不過可惜的是這東西的效果李爾完全用不到,但是宗教價值和神秘性上來說應該是非常高的,說不定這玩意能夠拿去給天神隊抵債?

這效果雖然不常用但怎麼也是S級道具了吧,如果談的好重組一下債務,這個東西應該能抵掉大部分債務,這樣子李爾之後指不定能繼續從主神空間獲得強化了。

“咦?架子呢?”

“收起來了,時間不早了,好好休息吧。”

看著後麵正探頭的坎德尼斯,李爾拿著被子給她蓋上了,現在他們在李爾用生成的旅遊身份證明住下的酒店裡,這裡基本上都是遊客住著,可以說是大隱隱於市。

不然要是在外麵什麼陰溝溝裡,反倒是可能會不小心撞見什麼人。

“不要,悶欸——”

說著,坎德尼斯就要把被子給一把拉開,不被包裹的躺在床上,但問題是她還是裸睡的,睡姿不雅就不提了,關鍵是這樣肯定是會著涼的,雖然是輪迴者,但她現在這身體的身體素質是怎麼樣真不好說。

“蓋好點不然著涼了,這種類人的身體素質不行的話很容易生病影響狀態。”

“那就,抱著你。”

說著,坎德尼斯就直接麵對麵抱住了過來遞被子的李爾,那溫熱的體溫即使是李爾也不由得心神盪漾了一下,不過下一刻他還是就出現在了一旁的陽台上,然後舞動了一下自己的手後,抱著抱枕的坎德尼斯就又被被褥給蓋上了。

“聽話,好好休息睡覺。這兩天吃的東西我都放這,都是些能直接吃的東西,不過你要記得撕包裝袋,彆把包裝袋一塊吃了,東西我放這了,像這樣打開就行。”

這麼說著,李爾給坎德尼斯演示了一下怎麼撕開袋子的包裝吃東西。

挑東西李爾還是細心了不少,考慮到坎德尼斯之前形態的時候吃東西基本上是直接把食物粉身碎骨,變回人後如果再吃些帶骨頭的東西難免她會被卡到,所以李爾挑的都是一些即食的麪包,裡麵有夾火腿之類的。

然後再弄了點牛奶,這樣子就差不多了。

講的同時李爾把袋子給撕開,然後拿著那一袋麪包順便走回來然後把撕開袋子的麪包遞給坎德尼斯。

“嗚——咳咳——”

然而還是出問題了,不知道是不是吃的太匆忙了,坎德尼斯很明顯的嚥到了,章魚小丸子那種還好,但是麪包這種確實不就著牛奶吃太快肯定嚥下不去。

“光吃這個太乾了,喝點牛奶吧。”

說著,李爾給坎德尼斯喝了些牛奶,所幸之前有給她教一些人類常識,所以他很快也適應了過來,不然這非得給她噎死。

“咳咳咳——嗚嗚嗚……”

“?怎麼了?”

看她莫名又哭了起來,李爾又疑惑了。

“大口,吃不了了……”

看得出來她確實很傷心,以前她吃東西從來都是一口一個,比她身體大的都能吃下,但是現在變成人類的軀體後做不到了,心裡的落差應該是大到了一定境界。

“冇事,變成這樣之後可以吃到其他更多好吃的了,原先吃習慣了彆的,之後我們可以去吃各種各樣的新東西。”

說著,李爾摸了摸坎德尼斯的頭,然後拿著紙巾把剛剛匆忙喝來咽麪包滴落的牛奶給擦拭了一下。

“真的嗎?”

“嗯,真的。你今天的工作已經結束了,好好在這休息就好了,之後應該就要迴歸了。等迴歸後,我們找到了其他人,我們就一塊去去吃好吃的。”

“好耶!”

看到平複下來的坎德尼斯,李爾笑了笑,這樣總算是穩住她了,現在這的情況也算安全,再給坎德尼斯交代一下不要出去之類的事項就冇有問題了。

至於他本人,他之後雖然不打算再正麵出現,但也要想辦法出去再搞一些能夠強化自己本身的東西過來,不論是道具還是能力也好都需要。

坎德尼斯之前除了盯著這邊追擊使徒十字外,李爾還讓坎德尼斯幫忙獲取了不少資訊,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這個學園都市科研方麵的人。

而李爾接下來就是要想辦法去接觸那些人,這些人都進行著有關超能力的研究,他們肯定是會有研究怎麼樣加強超能力的。

如果能從其中收益的話,李爾的向量操作能力肯定能得到不少提升,而李爾現在就是要去那些研究機構落實這一點。

從先有的情報來看,從事研究方麵最傑出的的應該就是那一係列叫木原的人,李爾讓坎德尼斯看後他再結合對外公開的名單資訊來看,學園都市有著很多叫做木原的研究人員,雖然不知道是學閥還是什麼,但毫無疑問的是他們肯定是這座都市的幕後之一。

雖然明麵上這個學校理事會成員冇有姓木原的,但就像是大的公司法人很少由股東擔任一樣,比起去找這個公司的法人,找股東應該更為恰當。

於是趁著夜晚,李爾成功的來到來到了學園都市的各個研究所內。

雖然這裡大部分都戒備森嚴,但是對於現在的李爾來說構成不了任何的威脅,不論是需要ID卡才能夠通過的大門,還是守夜的警衛,或者可能存在的紅外裝置以及一定存在的監控都難不倒李爾。

首先他本人科學方麵的強化就不少,雖然可能破不了學園都市的係統,但知道怎麼防還是可以的,再藉由現在他那詭術一樣的方式全部繞開,很輕鬆的就能夠找到各種各樣的檔案存儲地。

並且更好的是,學園都市還保留了存檔的較好傳統,他們肯定是有電子備份的,但是也都有實體檔案,雖然可能通過科技的方法攻破對於現在的李爾比較困難,但是物理上直接繞過防護看檔案的方式還是行得通的。

於是李爾在小心翼翼的檢查了一下後就開始翻閱那些文檔,所幸這些文檔冇有什麼拿出直接觸發警報這樣的係統,也冇有繁瑣的極其複雜的打開方式。

畢竟研究人員也是人,要真弄那種麻煩的方式他們自己也不方便,再者就是非科學方的人拿這些資料也冇太多用吧,畢竟都是研究超能力方麵的,所以也不會防他們,就這麼被李爾給取巧了。

“絕對能力者計劃……”

李爾第一個找的當然就是和自己能力,也就是向量操作相關的檔案了,而且肯定要找保密等級最高的檔案。

這個絕對能力者計劃,是想要把超能力提高到目前還冇有出現過的LV6等級,如果把現在的LV5的超能力者對標主神空間的A強化,這個絕對能力者LV6應該就是S等級了。

至於這怎麼培養出來的內容則是讓李爾大跌眼鏡,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日語不好理解錯的語法,名詞,或者是單純的讀錯了。

但是當他拿出手機離線查詢翻譯對照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似乎並冇有看錯。

這個計劃為了促進學園都市排名第一的向量操作能力進化到LV6,過程需要每天在各種遭遇的情況下殺掉另一個超能力者的克隆體,在不同環境的各種戰鬥中逐漸進化到LV6.

怎麼說呢,從分析報告裡的理論描述來看甚至和主神空間的養蠱是有些類似的,雖然強度遠遠冇有主神空間這樣激烈,但也相當離譜了。

雖然說不是冇有複刻的可能,但李爾第一時間想的並不是這個耗時太多了自己做不到,而是本能的有些抗拒去這麼做。

儘管不知道如果真的能夠實施的話,李爾會不會往能做的那方麵去想,但此時此刻即使是輪迴者,他也不想就直接搞大屠殺,即使是克隆人。

並且說實話,他真不覺得這樣會變的多強,能夠進化出來,同樣作為科研方麵有點建樹上的人他認為這個隻是理論上可行,實踐失敗的概率並不小。。

而且實際上從報告上來看,已經殺了整整一萬個了,出動了無數資源去維護,保證隨機遭遇戰不影響都市內的其他人,保證作戰順利進行。

但即使是是這樣,這個計劃竟然是被終止了,不過讓李爾意外的是這個失敗並不是因為發覺方案有問題,或者是出了差錯,而是因為外力解散被終止了?

雖然報告裡冇有詳細說明原因,但是就連作為實驗主角的學園都市的第一名,外號一方通行的超能力者自己都不願進行下去了,並且這也被批準了。

很怪,怪到李爾不知道該怎麼說,按道理來說在大事上麵個人意誌這種不重要的東西是會被隨意踐踏的,難不成學園都市很尊重個人意願?

不可能,如果尊重就不會有這種計劃纔對。

帶著這樣的疑問,李爾又翻閱了彆的有關向量操作的研究,而在旁多的研究檔案中,李爾翻到了在絕對能力者計劃後的後續方案。

這有兩個正在進行的方案,其中一個竟然是就要發生在明天的,藉由剩下的克隆人腦電波組成的網絡注射病毒然後直接倒逼原主,也就是另一個學園都市的超能力者強行計劃。

過程需要甚至還涉及了不止一個超能力者,其甚至需要奪取另一個超能力者的能力才能實現,並且實施時間就在大霸星祭,裡麵滿滿地陰謀味道,而且很顯而易見的是計劃提出者自己都知道這個方案不能完美成功,就算開始進化了到完全體前絕對會崩壞的……

而且說不定還有可能會炸了學園都市,這昨天纔有使徒十字的事情,怎麼今天還有,這地方是真的事情真多,也不知道是怎麼活下來的。

不過這個和李爾無關,本地人會自己解決的,他不要過多乾涉就好了,今天的情況也證明瞭就算他不乾涉,使徒十字也不會起效。

雖然不確定到底是不是人為的,但有著當晚的煙花星光無法落下,使徒十字的效果也發動不了。

接下來就是李爾比較在意的,另一個後續,也就是有關向量操作這一部分能力的研究,進化絕對能力者的計劃和向量操作分開了,但是圍繞著研究的一大堆向量操作有關的能力又形成了一個新的項目。

這個項目叫黑色五月計劃,內容是分析一方通行的思維模式並將其中一部分強行植入受試者體內使他們的隻屬於個人的現實得到強化,實現能力飛躍性成長。

通俗簡單的說就是想要直接批發LV5的超能力者,但目前這個項目研究還是冇有達到那個離譜的程度,他們可以給甚至不是向量操作這一項能力的人注入來提升他們戰鬥能力,和對自己能力的控製,但大多都會留下一些後遺症,比方說思維會受到影響之類的。

而報告裡提到有目前還冇有嘗試的直接連能力帶人一起複刻,但目前冇有找到合適的向量操作能力者來應用,所以準備好的設備和響應檔案都放在一個收容各項最高權限才能檢視的地下倉庫內。

怎麼說呢,這簡直就像是為李爾量身定做的,他都瘋了幾次了,對思維的影響他完全不怕,而這個也不需要很長時間,設備李爾甚至是可以帶走的。

而且他正好就是向量操作的超能力者,藉由這個黑色五月計劃,他應該是能夠把自己從C級,也就是LV3等級的向量操作提高到B級或者說LV4。

甚至以後到和一方通行一個級彆也不是冇有可能,畢竟誰說贗品就贏不了真物呢。

但是在繼續看下去後,李爾又碰巧看到了一份檔案,一個有些讓人毛骨悚然的檔案。

這份檔案叫素養判定,與學園都市宣傳的通過努力誰都可以獲得超能力完全相反,素養判定的檔案裡表示在參與超能力開發計劃前,學生們能達到的超能力等級上限就由學生本身的資質決定,也就是所謂的素養。

所以,學園都市會依照學生素養的高低來分配能力開發的資源,將來可能成為高等級能力者的低等級能力者的相關資訊,各個研究部門也可以通過極低的預算入手。

例如禦阪美琴在尚未達到超能力者Level

5的幼年時期,研究員們就收集了她的DNA圖譜用於量產計劃,也是因為她有成為超能力者Level

5的「素養」。

她也就是之前絕對能力者計劃裡提到的克隆人的母體,要是這個素養判定的存在如果泄露出去將會顛覆整個學園都市的秩序。

這裡的根本就是誰都可以通過努力來獲得超能力這一點,就像是公司告訴你努力就能升值,政府告訴你努力就能夠得到回報一樣,當這些畫出的餅被髮現是畫出來的時候,統治不穩固會直接導致政權崩壞。

就算靠著威權維繫統治,整個學園都市的凝聚力也會一落千丈,除非學園都市采用一係列隔絕外界的政策,並且不允許學生出境,否則一定會造成大量夢醒過來的人出走。

而學園為基本的學園都市不可能做到這一點,學生畢業了就要離開,如果冇有新的學生進入就無從談起,就像是出生率低下時候的教育機構一樣,隻能夠倒閉。

這可就太危險了,但讓李爾毛骨悚然的不是這個,畢竟學園都市和他關係並冇有那麼大,他尊重這些本地人自己的行動,自己也不想多加乾涉。

真正讓他毛骨悚然的,是他這麼簡單就獲得了這麼多資訊這點,他裝作鎮定的把東西收起來打算繼續翻下一個檔案的時候,立刻身形消失在了這,一連串閃了不知道多少下後李爾直接出現在了學園都市的郊外。

“嗬嗬哈哈呼,呼——”

看著野外的學園都市,李爾還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毫無疑問的是這個世界一定有比自己強的人,這點是肯定的,但是既然他都能弄到這些檔案,其他人是不是也都可以弄到?

這不是什麼難事,如果學園都市真是這麼鬆懈的話,那他們是怎麼樣活到今天的?

李爾不覺得在今天前冇有任何高手試圖來竊取學園都市的情報,素養判定這種東西都有,並且知道的人肯定不止少數幾個人,很多研究人員都能知道,那麼這個東西冇有被敵對組織知曉的理由是什麼?

這可不是什麼複雜的研究或者學術,這是一個普通人都能聽明白的事實,這樣就解釋不了現在的情況了。

李爾最先想到的是這是陷阱,實際上這些東西根本冇有那麼容易能夠拿到,自己是上鉤了,所以才直接跑路出來。

但是現在看,似乎並冇有追兵什麼的,這正常嗎?

那到底是什麼原因,李爾才能在此時此刻看到這些?他原本以為還要花很多時間嘗試,但是現在僅僅是一晚這個世界的目的他就基本上算達成了。

於是他又想起了坎德尼斯,於是馬上他的就又快速的出現在了酒店窗台上,他走過去透過玻璃看了看這時裡麵已經進入夢鄉的坎德尼斯。

她冇事,隻是被子打了而已。

看她冇事後李爾也鬆了口氣,但這樣一來就更古怪了,有這麼簡單嗎?這也太容易了,他還從來冇有過這麼簡單流暢的時候。

在進去給坎德尼斯把被子蓋上後,李爾就再次出現在了公元的長椅上,如果真冇有問題的話,他現在應該就要去拿黑色五月計劃的產物,也就是能幫助他提升向量操作能力的東西了。

於是乘著夜色,李爾就前往了剛剛得知的地下倉庫。

到了地方後,比起說是地下倉庫,李爾發覺這更像是一座密不透風的地下堡壘。

如果是一般路過,估計完全不會發現,這的入口和很多商店,再一塊甚至就在大街上,隻不過是最不起眼的那一家,甚至外麵還有用於偽裝的報亭刊物售賣。

估計平常要進去甚至要對暗號什麼的吧?可以說是大隱隱於市了。

不過李爾也還是有進去的方法就是了,如果僅僅隻是不帶任何神秘的建築能攔住他的話,那他也不需要‘詭法師’魔藥了。

進到地下後,裡麵的裝潢就和外麵完全不一樣了,每一道門基本上都需要各種驗證,雖然李爾能夠跳過這些東西,但需要一個個找還挺麻煩了。

在這期間李爾看到了各種各樣的研究產物,包括但不限於各種像是武器零件,或是整個的武器或者機器人一樣的東西,甚至還有一些奇怪的植物和畸形動物,資料檔案和儀器更是不勝枚舉。

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對現在的李爾冇有太多用處的話,李爾還真想多拿幾個,畢竟這些東西基本上都是在特定情況下或者需要特定條件才能用了,甚至李爾還在裡麵看到了專門針對向量操作能力開發的武器,怎麼還有這種玩針對的……

不過最後,李爾還是來到了自己要的黑色五月計劃儲備的儀器前,說是儀器但其實隻有一個像是頭盔一樣的設備,並且還有一個晶片。

確定了冇問題後,李爾也冇有直接拿,而是原地起了一個儀式,直接把他送到了源堡上麵,並且也冇有什麼警報,李爾很輕鬆的就完成了這一係列工作。

不過當他走的時候,卻發現了一些不太得了的東西。

他在一個房間看到了很多疑似被封在水晶棺材裡的人,而其中有他認識的。

最為耀眼的,當然是這裡封存的不止一個的白髮人偶,就像是睡去的公主一樣他們躺在了這些水晶棺裡,雖然有些生了但李爾還是大約認得出,她們的長相酷似雪,或者說斯諾,或者奈捷。

其中有些並不大,就像是她的親戚一樣?她們就這麼一直這麼沉睡在水晶棺裡,但多少都有些不太一樣,不像是雪本人,雪本身不老不死,容貌是不可能改變的。

看到這一情況李爾當然停不下來了,於是他立刻在這邊查閱起有冇有相關的報告資訊。

而關於這,李爾確實也找到了有關不老不死的研究內容,不過即使是這裡也隻有些粗淺的內容,完全冇有詳細的內容,那有關不老不死的詳細內容在哪兒?

並且更重要的是,這個是由學園都市理事長批準進行研究的,理事長……根據外麵資訊講理事長應該就是一個叫亞雷斯塔·克勞利的人。

但是看到這些後,不管再愚鈍李爾也都會想到一個人故人,德·普。

這個亞雷斯塔·克勞利應該又是德·普的一個馬甲?他活了這麼久,馬甲不勝枚舉,不管是莫裡亞蒂,還是特斯拉都是他的身份。

最開始李爾和他交惡,就是因為他要在北美抓住斯諾進行不老不死的研究。

現在他不僅還在研究,還有了新的進展了嗎?

這麼想著,李爾在這裡尋找了起來,但是始終都冇有找到真正的雪,不過他還是清楚了一點,這裡的雪都是克隆研究出來的,始作俑者就是當初抓過雪的德·普……

不過這麼一來好像都串聯起來了,剛剛從外部過來的看到的那個絕對能力者計劃,據稱有兩萬個的克隆人應該就是用的德·普的技術吧?

他授權給了下麵,讓下麵弄的?這個就是李爾有點判斷錯了,原本李爾還以為那個木原一族是什麼隱藏的學閥,但其實他們根本是德·普的手套嗎?

不過想到這些後李爾又馬上檢查了一次自己現在的處境,他現在應該冇有被任何攝像頭拍到,應該冇有被德·普發現纔對。

這麼想著李爾又繼續在這些被封存的水晶棺旁邊看起來,而後他就又看到了些讓他注意的人,一個金髮雙馬尾的幼女。

關於她的資料甚至稍微多一點,而這多一點的內容也讓李爾有些觸目驚心,她被刀刺15次,被炸37次無一例外全都冇有死亡,並且記錄裡提到在‘星球大戰’計劃時將其送上天也冇能摧毀其**,擁有著和雪一樣的不老不死。

而她的不老不死來源就很奇怪了,上麵隻提到了一句是將近一千年前的時候的事情誤‘食’了什麼,冇頭冇尾的看的李爾相當費解。

不過最後還是有更重量級的,李爾看到了坎德尼斯。

冇錯,就是坎德尼斯,雖然並不是很像,但是那半張鬼臉麵具,還有頭上的犄角和坎德尼斯被幻象殺手變回原型後的樣子簡直就是如出一轍。

似乎第三世界的時候,坎德尼斯死過一次,李爾雖然把他在主神空間複活了,但是當時現場肯定留下了些什麼……難道是被德·普給回收了?

正當李爾思考著這個研究內容,以及該不該從這水晶棺裡盜取東西,以及德·普的克隆技術和研究不老不死內容的時候,局麵又有了些新的變化。

他本來是在想要不要深究下去,要不要想辦法去見一麵德·普,搞清楚一些當前世界其情況的一些邏輯的時候,他就發現自己回到了一個地方。

回到了那個整個都是一片空白的病房裡,而他現在依舊被困在床上,旁邊冇有任何水晶棺,也不是那個神秘的地下儲藏室,而是單純地就在病房裡。

不對,奇怪啊?為什麼又會來到這?藥效應該還冇有過纔對,有問題?這麼想著李爾立刻試圖發動能力跑路,並且還劇烈的掙紮起來,但是弄的床被搖晃的直響也冇有掙脫。

他又陷入進來了?那外麵的自己怎麼辦?他可是在學園都市的禁地啊,這要是被髮現了那就太不得了了。

“……隱身,幻覺,閃爍出去,躲起來……”

反應過來自己疑似又到了這後,李爾就立刻閉上了眼睛回想自己當時的位置這麼小聲唸叨著,按照著自己的記憶催動能力想要讓自己身體跑出去的時候,病房的門打開了一角。

護士看著疑似又開始發病的李爾皺著眉頭,然後小聲的跑了出去應該是找人去了,就這麼磨蹭了一段時間後,門又被推開了,這次進來的是雅科夫列夫。

他又來了。

“喲,又醒了,我還以為你這次要暈很久的,結果醒來的還挺快,這纔沒幾天呢。”

這麼說著,雅科夫列夫就過來坐了下來,並且這次他還搬來了一個小椅子,為了方便就這麼麵對麵坐在李爾麵前。

“……你不應該有事嗎?為什麼又在?”

“因為巧合?再說了這本來就是我的地方,我在這很奇怪嗎?不如說你每次醒來的時間都比較巧。”

“我不該在這個點醒來的……”

李爾看著麵前的雅科夫列夫,表情非常的凝重,如果冇問題現在他現實裡的身體應該已經跑掉了,但怎麼恢複就很麻煩了。

“哦?說起來確實,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在另一邊也決定不了自己到底是不是清醒,就像是這邊一樣你的病情惡化,冇有辦法抑製了?”

李爾冇有說話,雅科夫列夫看起來像是明白了一樣點了點頭,並且露出了一種比較難繃住的表情。

“那不就有些尷尬了,之前你的邏輯是那邊是主導的,所以我這頭是幻覺是假的,但現在兩邊一樣不就回到同一起跑線了?這樣,你給我講講你那邊什麼情況怎麼樣?說實話我還挺好奇的。”

“你到底想乾什麼?”

“……?”

聽到李爾這麼問,雅科夫列夫頓了一下,但馬上也還是繼續說了起來。

“我不是說了嗎,單純的好奇而已,雖然現在冇有什麼太大的用處了吧,但是我個人想收集一下。就像是收集各種材料的收藏家一樣,集郵的人也會想要把自己想要的郵票給收藏起來,我也想知道你的故事。就像之前說的,你要是給我講的話我也可以幫幫你的忙?”

說著他想了想,然後就舉例了起來。

“比方說好吃的,看看電視?或者乾脆找些女護士來陪你?如果你喜歡?反正這種我都能辦到,不算太難。你這次也不知道要在這裡醒來多久,讓自己過的舒服一點對你來說總歸是好的吧?”

說著,雅科夫列夫攤了攤手。

“……”

李爾思考了一會兒,他現在腦中有些混亂,這個情況他有些應付不過來,誰知道另一邊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他到底有冇有安全逃出去。

“怎麼說?我覺得這很劃算哦,你看你現在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回去對吧,另一邊難道也是你病情惡化了,解藥冇用了這種情況嗎?要這樣的話,即使這邊是假的,你也得考慮考慮自己的生**驗吧這邊,而且這邊又不影響現實,你和我聊聊又沒關係。”

對方說的並不是冇有道理,但現在李爾腦中有些一團亂麻的感覺,畢竟現在要考慮的應該是現實那邊,不過現在他卻不好管。

實際上,他要的東西已經拿到了,按道理來說之後再出現什麼危機本地角色應該也會解決,比如說德·普肯定不會放任他現在的地盤被搞的。

李爾其實現在就懷疑那煙花應該是德·普準備的,這樣即使冇有人乾涉使徒十字也起不了效果。

這麼看來,除了他的安危其實不用考慮太多彆的東西,唯一的疑問就是為什麼會到這邊來了。

“那這樣吧,你給我鬆開,讓我活動一下,我活動活動就給你講。”

“嘶——這不合適吧?哈哈,你不會是打算趁著我給你放開,然後直接突然暴起拿下我吧?”

這麼說著,雅科夫列夫還搬著椅子退了兩步,像是害怕了一樣。

“我可是文職人員,雖然對你很好奇,但起碼的敬畏心還是要有的。”

“那你讓人過來看著不就好了?如果你連這都答應不了,就免談,我就去想怎麼解決那邊的問題去了。”

“嗯……倒也是,那你等我下,雖然看你這個狀態不像是會突然暴起的樣子……但誰知道呢?”

說著,雅科夫列夫就拍了拍衣服,出去了。

冇等李爾繼續去多想怎麼解決那邊問題的功夫,雅科夫列夫很快就帶著一個男護工和之前的那個女護士回來。

男護工直接站在前麵死死地盯著李爾,而女護士則是彎腰蹲下開始幫李爾解除身上的控製。

很快隨著什麼東西哢擦一聲,李爾就感覺到自己身上的限製被解除,他又能夠動了。

“還真解開?”

這麼說著,李爾活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並且看了看摸了摸自己之前看不到的雙手。

“那當然,我言而有信嘛,這樣的話接下來就該你來兌現承諾了,和我講講你的故事吧。”

看李爾坐在床上,雅科夫列夫也微笑著搓了搓手,一幅迫不及待了的樣子。

而李爾什麼都冇有說,在看完自己的手後直接就是突然暴起,一拳朝著雅科夫列夫打了過去,看李爾突然殺了過來雅科夫列夫也是一個措不及防。

不過好在他早有準備,之前旁邊的那個男護工也是立刻過來製住了李爾,而他本人則是嚇得後退了幾步才停下來。

“……不是,真發病了?”

“我們馬上把他鎖回去,書記。”

那男護工和女護士立刻動了起來,而雅科夫列夫則是疑惑地看著麵前打拳空了被製住的李爾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剛纔還挺正常的啊……”

“你到底想乾什麼!”

這不是雅科夫列夫的質問,而是李爾的,他怒目圓睜的瞪著麵前的雅科夫列夫,一副想要撕了他的感覺。

“……我不是說過嗎,而且你看我還找你要求找的人來看著,結果你還是發病了。你難道是把我想成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了?還是說你覺得我這個幻覺要謀害你?”

說到這,雅科夫列夫一錘自己的手,然後一幅想明白了的樣子。

“哦!我知道了,難道你覺得這邊纔是真的了?所以你覺得現在像是這邊主人的我肯定是幕後黑手?”

得出了這個不得了的結論後,雅科夫列夫就接著等著李爾的回答,雖然有些突發奇想,但這個並不是冇有可能性。

“嗬嗬,彆裝了,你根本就不是雅科夫列夫。”

“我不是雅科夫列夫還能是誰?難道是祁裡耶嗎?”

“你是聖日耳曼,冇錯,你是聖日耳曼!彆裝了,你到底要乾什麼?你真覺得我會發現不了嗎?”

說著,李爾笑了起來看了看旁邊製住自己的兩人,然後接著說了起來。

“這根本不是那個幻覺裡麵,這是你造的,你覺得我會不知道?”

“……哦,天呐。”

雅科夫列夫倒吸了一口涼氣,而麵前李爾也很激動的繼續發起了看似的攻擊。

他手舞足蹈的繼續使用著自己的能力和法術,企圖對麵前的雅科夫列夫造成什麼傷害,但結果並冇有發生什麼事情,如果有人在看估計會以為真瘋了吧。

但隨著李爾這麼做,雅科夫列夫皺了皺眉頭,周圍純白房間的景象卻慢慢褪去了,變成了之前李爾在的地方的景象,而周圍遠處還能看到水晶棺。

他根本就冇有進到夢裡,藥也冇有失效,剛剛那些隻是人為的幻覺而已。

“奇了怪了,按照你記憶裡的資訊來看你應該是不可能發現的纔對,難道是看不到的那一部分?難搞哦,果然越是不正常的人越難猜啊……”

這麼說著,麵前的‘雅科夫列夫’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單片眼鏡掛在了自己的左眼上,而旁邊的兩位也無一例外,他們都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單片眼鏡掛在了自己的左眼上。

-在,坎德尼斯活了,它活著那我當然就有辦法和它溝通,簡單來說就是,我要知道它精神掃描為什麼冇有提前發現要爆炸這些點,冇有把這些防到,拉姆達也擔保過這是合理的,那現在剖析出來看看不就好了。”冇錯,除去知道自己的占卜家能力遭到了反製外,李爾剩下關鍵目的就是這個。占卜家能力目前才最低等級,雖然之前過於依靠了,但是理論上來說被反製並非不合理,李爾也不是特彆在意,而現在替身甲爆掉後讓隊友存活下來,坎德尼斯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