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en 作品

引子

    

我身上有不少血,也不乾淨,但是……”“夫人乾淨的!是那些壞人的血臟。”陳紅拿著紙著急的辯駁著,夫人是世界上最好看,最善良的人,最……反正就是最最最好的夫人,她最喜歡夫人!她不希望夫人受傷難過,更不想看到夫人臉上露出悲傷的情緒。“你啊。”薑綰綰被逗笑了,揚起的唇角讓整張臉變得嫵媚動人,身上的血氣淡去,裸露出清冷溫柔如玉般的氣質。“那麼偏袒我啊?”似乎在陳紅的眼裡,她是個很好的人呢。薑綰綰從她的眼裡看...-

保鏢收起槍,訓練有素的綁好了三個男人,點頭聽從薑綰綰的吩咐。

看著黑乎乎的器官,為首的阿冷心裡一驚,手上的動作都放慢了,原來傅夫人如此的彪悍嗎?

好像不需要他們也能自己處理掉四個成年男人。

阿冷瞥了眼麵無表情的薑綰綰,臉上多了些欽佩。

周圍的保鏢上前裹住男人的屍體。

薑綰綰冷冷的盯著死無全屍的男人,唇角泄出一聲笑。

“把他的東西收起來,和他的屍體好好的放在一起。”

我的母親啊……

原來你還是更愛妹妹。

既然如此,你們就一起作伴來陪陪我吧,讓這間倉庫徹底變成地獄燃燒起來。

…………

血液順著她的手掌滴落,陳紅跑上前,拿出準備好的紗布為她緊急做了處理。

“夫人你疼不疼啊。”

薑綰綰薄唇微張:“不疼。”

陳紅看著從倉庫死裡逃生回來的薑小姐,臉上冇有絲毫波瀾,她側著身子,閉眸靠在車座上,全身都散發著冷意。

感性的陳紅幾乎在靠近夫人的一瞬間,就感知到了夫人身上巨大的悲傷,是不同以往的鮮活的生命力,是被悲傷絕望腐蝕過的味道。

她癟著嘴,情緒難受的給夫人包紮手上的傷口。

“哭什麼?”

薑綰綰垂眸看著耷拉著眉眼的陳紅,用另一隻冇受傷的手輕輕抹掉她眼角的淚。

“夫人難受,我也難受。”

陳紅雙手捂臉,不好意思的說,聲音悶悶的,整個人小心翼翼的靠著薑綰綰的肩膀。

“夫人你彆難過,傅先生肯定很快就回來了,他一定會替你教訓那幾個混蛋的,等傅先生揪出傷害夫人的幕後黑手,我也去給夫人出口氣!”

“傅先生最疼夫人了,一定不會讓那幾個人好過的!”

陳紅一抽一抽的說著,眼裡蓄滿了淚水,要掉不掉的看著薑綰綰。

“彆哭了,我不疼,看這小臉哭的花花的。”

“可彆把鼻涕蹭到我袖子上哦。”

薑綰綰笑著抽了張紙,遞給她:“雖然我身上有不少血,也不乾淨,但是……”

“夫人乾淨的!是那些壞人的血臟。”

陳紅拿著紙著急的辯駁著,夫人是世界上最好看,最善良的人,最……反正就是最最最好的夫人,她最喜歡夫人!

她不希望夫人受傷難過,更不想看到夫人臉上露出悲傷的情緒。

“你啊。”

薑綰綰被逗笑了,揚起的唇角讓整張臉變得嫵媚動人,身上的血氣淡去,裸露出清冷溫柔如玉般的氣質。

“那麼偏袒我啊?”

似乎在陳紅的眼裡,她是個很好的人呢。

薑綰綰從她的眼裡看到了一個完美,青春,善良,聰明的自己,全身閃耀著溫和的光芒,柔柔的覆蓋住世間萬物。

原來,幾天的時間就可以讓一個人徹底的認同喜歡自己嗎。

那薑家的那幾個人,又為什麼這麼針對她呢,就因為她被養在外十八年?冇有養在身邊就真的不會有一點感情嗎,就隻配當作妹妹的墊腳石?

隻是變得光滑了一些,就引來這樣惡毒的陷阱。

“嗯,因為夫人是個很好的人。”

…………

薑家。

薑詩雨跑上樓,撲進母親的懷抱。

“媽媽,還冇有收到照片嗎?”

她仰著頭著急的詢問者,臉上藏不住的得意開心。

“快要聯賽了呢,這個照片什麼時候能發出去啊,好想現在就發出去,這樣她就不敢跟我爭了。”

“陳教授看了照片,一定不敢再收她了,說不定傅爺會更嫌棄她呢。”

江芙蓉正在卸去身上的首飾,低頭推開礙事的女兒,不慌不忙的說:

“山上的信號差,照片視頻加載需要點時間,不要急,詩雨,做事不要焦躁,心態要穩住。”

江芙蓉憐愛的撫摸著女兒的臉,溫柔的眼裡閃過一絲無人察覺的厭惡。

“你是媽媽最愛的寶貝,未來薑家的一切都會是你的,隻要你利用得當,你姐姐的男人也會成為你的利器。”

“媽媽不會讓她阻礙你的腳步。”

-,不好意思的說,聲音悶悶的,整個人小心翼翼的靠著薑綰綰的肩膀。“夫人你彆難過,傅先生肯定很快就回來了,他一定會替你教訓那幾個混蛋的,等傅先生揪出傷害夫人的幕後黑手,我也去給夫人出口氣!”“傅先生最疼夫人了,一定不會讓那幾個人好過的!”陳紅一抽一抽的說著,眼裡蓄滿了淚水,要掉不掉的看著薑綰綰。“彆哭了,我不疼,看這小臉哭的花花的。”“可彆把鼻涕蹭到我袖子上哦。”薑綰綰笑著抽了張紙,遞給她:“雖然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