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澍 作品

楔子

    

然還在,但他們在監獄裡,加上寧雲初對他們心懷恨意,婚禮事宜不會與他們商量,故而,二太太便請寧小姑姑過來了。不過,寧太太終究是寧雲初的親媽,二太太還是征求著兒媳婦的意思:“雲初,你媽那裡,你要不要跟她說一聲?”未必能從寧太太那裡得到祝福,就是知會一聲。寧雲初想了想後,說道:“我和奕辰一起去看看她,跟她說一聲吧,我和奕辰的婚禮諸事,爸媽跟我小姑姑商量就行,寧家那麼多人,隻有我小姑姑纔是真心為我好的。”...-

第2566章

“走,我們去吃飯,媽打電話到莞城大酒店訂好了雅間,咱們去那裡吃飯,慶祝一下。媽也請了大家一起到酒店吃飯,奶奶知道你們倆今天領了結婚證,開心得很。”

“雲初,媽剛纔也打電話給你小姑姑了,跟你小姑姑說了你和奕辰領結婚證的事,請你小姑姑過來,我們商量一下你和奕辰辦婚禮的事。”

“現在離過年還有幾個月的時間,爭取在年前把婚禮辦了。”

二太太好速度。

這邊兩個小的一領證,那邊她就跟寧小姑姑約好,商量小夫妻倆的婚禮事宜了。

寧雲初的繼父以及親媽雖然還在,但他們在監獄裡,加上寧雲初對他們心懷恨意,婚禮事宜不會與他們商量,故而,二太太便請寧小姑姑過來了。

不過,寧太太終究是寧雲初的親媽,二太太還是征求著兒媳婦的意思:“雲初,你媽那裡,你要不要跟她說一聲?”

未必能從寧太太那裡得到祝福,就是知會一聲。

寧雲初想了想後,說道:“我和奕辰一起去看看她,跟她說一聲吧,我和奕辰的婚禮諸事,爸媽跟我小姑姑商量就行,寧家那麼多人,隻有我小姑姑纔是真心為我好的。”

弟弟也好,但是弟弟還年輕,不懂這些。

“好。”

二太太笑著,“你小姑姑知道你們領了結婚證也是很開心,她說下午就過來。”

寧雲初和戰奕辰訂了婚後,有戰家給她當靠山,眼睛也在好轉,寧小姑姑很放心地將這個可憐又幸運的侄女交給戰奕辰照顧。 她家裡事情也多,回孃家的次數就少了點。

不過經常和寧雲初姐弟通電話。

在雲初的心裡,這個小姑姑早就取代了她母親的位置。

她在親媽那裡得不到的母愛,在小姑姑這裡感受到了母愛一般的關懷。

“你和奕辰什麼時候去探監?”

“下午吧,看完她回來,我小姑姑也到了。”

二太太點頭,“我們先過去吃飯,彆餓著。”

說著,她想挽上兒媳婦的手臂,碰觸到兒媳婦後,又縮回了手,停下來,笑著對兒子說道:“今天,你們倆剛領的結婚證,媽不跟你搶雲初。”

戰奕辰笑著對新婚妻子說道:“老婆,我有點慌了,感覺我媽隨時會把你搶走呀。”

“爸,你可得幫著你兒子,管好你的老婆,彆讓你老婆老是霸占著我的老婆哈。”

“奕辰。”

寧雲初紅著臉,輕拍了他的手臂一下。

一家四口都笑。

笑著離開民政局,前往莞城大酒店吃飯。

戰奕辰在開車之前,還不忘拍了兩本結婚證,然後發到了朋友圈去,官宣已婚一事。

從今天開始,他是寧雲初的丈夫。

她是他的老婆了。

寧雲初也大大方方地在自己的朋友圈裡發了已婚的訊息。

很快就收到了一大堆的點讚。

-姐弟通電話。在雲初的心裡,這個小姑姑早就取代了她母親的位置。她在親媽那裡得不到的母愛,在小姑姑這裡感受到了母愛一般的關懷。“你和奕辰什麼時候去探監?”“下午吧,看完她回來,我小姑姑也到了。”二太太點頭,“我們先過去吃飯,彆餓著。”說著,她想挽上兒媳婦的手臂,碰觸到兒媳婦後,又縮回了手,停下來,笑著對兒子說道:“今天,你們倆剛領的結婚證,媽不跟你搶雲初。”戰奕辰笑著對新婚妻子說道:“老婆,我有點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