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閣
  2. 浮白
  3. 一章:姻親
褚憶 作品

一章:姻親

    

軍可敵。姬姌目光如炬,環顧過樓下四國叛軍,彷彿是要將他們的麵容刻進腦中,吞吃入腹,哪怕是做了鬼,也要爬出來報複他們一般。她聲音洪亮,不見一點懼色:“若不降?”薌太子衍喝到:“如若不降,待大軍踏過洛陽城門,生擒天子之時,定要讓這洛陽伏屍百萬,血洗這座百年城池,想必殿下也不願意看到如此場景吧。”“梁衍!”姬姌口中低低的念著他的名字,實在是冇想到有人能說出這種話來,她目光斜視,落在身邊的弓箭之上,再看向...-

“公主,城門即將被破,現如今唯有先離開這裡……”

洛陽城上,姬姌握緊手中之劍,她臉上佈滿了血跡,一身銀衣鐵甲在黑夜中熠熠生輝。

洛陽城下,四國大軍高舉手中戰旗,狂風呼嘯,天邊殘月高懸,幾顆零碎的星子在這長夜中也失去了顏色,本應漆黑的夜幕卻被戰火照徹,霎時間火光沖天。

而姬姌心中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或許今日過後,洛陽這座百年都城將在這火光中徹底坍塌。

她一劍刺死了通過雲梯爬上來的將士,扭頭朝著剛纔說話的人吼道:“王兄何在?你們去護送他先走!”

身後那人稍一遲疑,跪倒在地,聲音帶著幾分顫抖:“屬下方纔來時,王便已**於南宮,公主,當下保命要緊,還是棄城吧……”

轟的一聲,不知是這個訊息驚人,還是耳邊那陣轟鳴更加可怖,姬姌扭頭看去,距離她五步遠的地方,一支箭矢帶著燃燒的火焰,正中周王旗,王旗倒落在地,瞬間被大火吞噬。

彷彿是映照那南宮中的天子亡魂,周王旗的倒下,更加代表了一個時代的落幕。

姬姌一腳將那人踹翻:“洛陽城中數萬百姓,我若棄城而去,這些人的性命你來護嗎?”

饒是姬姌心中再氣,可當她看到城下黑壓壓的一片大軍,再看這城牆之上畏手畏腳的天子親軍,便已知道敗局已定。

可是她仍心有不甘,周天下八百年傳承,如今就這樣斷送在她與王兄手中,讓她如何心安。

城下衛王鐘靖高舉手中戰戈:“交出天子,開門獻降。”

他身後是如雷般的響應,就那聲響,已經足以響徹整個洛陽,連綿不絕,驚天動地,已非如今的王軍可敵。

姬姌目光如炬,環顧過樓下四國叛軍,彷彿是要將他們的麵容刻進腦中,吞吃入腹,哪怕是做了鬼,也要爬出來報複他們一般。

她聲音洪亮,不見一點懼色:“若不降?”

薌太子衍喝到:“如若不降,待大軍踏過洛陽城門,生擒天子之時,定要讓這洛陽伏屍百萬,血洗這座百年城池,想必殿下也不願意看到如此場景吧。”

“梁衍!”姬姌口中低低的念著他的名字,實在是冇想到有人能說出這種話來,她目光斜視,落在身邊的弓箭之上,再看向梁衍,似乎是在估計這個距離,能不能將其一箭斃命。

姬姌的手幾次摸到弓身,最終卻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此舉隻能加快洛陽城破的結果,城下不止薌軍,還有衛,鄖,鄴三國虎視眈眈。

戰火綿延整個九州,卻不應該殃及百姓。

更何況以自己的本事,想要就這麼取得太子衍的性命,最多隻有三成把握。

姬姌道:“天子已**南宮,諸位來晚了,如今諸位齊聚我洛陽城下,一同挑起戰火,隻是不知城破之時,爾等哪位會先行占據洛陽,又是否得繼正統。”

四國看似結盟,實際各自心懷鬼胎,那高位隻有一個,拚的頭破血流,觸手可及之時,聯盟則必定瓦解。

此言一出,城下幾人神色皆有些變化,天子本就無子嗣,若是又遭遇不測,就算他們拿下城池,衝進城中奪得九鼎,然冇有天子令,終究得位不正,恐會落下話柄,那時其他幾國自會打著光複王旗的名號再次聯盟反抗,屆時天下共討伐,一國之力再強,也比不上天下之兵,屬實不算是什麼好結果。

但如此,他們此行豈不是失去了意義。

此時,鄖王倉宣歎道:“吾王崩逝,我心甚痛,若我等早來些時日,定不會讓吾王如此。”

姬姌心中暗道,若是你早來些時日,恐怕王兄就不會是今日才離世了。

薌太子見此狀則大笑道:“既如此,那就煩請姌公主同我去渢都走上一遭了。”

也是如此,此行是四國計劃了幾月的事情,怎麼可能就此放棄。

天子寧死,也不願給他們一個交代,那麼放眼望去,如今的天家血脈隻有城牆之上,銀衣鐵甲不輸男兒的公主姌。

烽火連天,鼓鳴不休,戰火蔓延之處無一生還,城牆之下的紅梅四散,花瓣被一雙雙鐵騎碾入塵土,與不知誰的鮮血混為一處,竟看不出是花本就嬌豔,還是鮮血更紅。

衛王冷喝一聲:“論親疏遠近,姌公主還是同我走吧,姑母常惦記你,殿下也應當去看她一看。”

衛王所說的姑母乃是姬姌母親的庶妹,也當是姬姌的小姨,當年她遠嫁之時,姬姌也不過孩童大小,自是未曾受過她的照拂,也不記得她是何模樣。

如今衛王提起,也不過是想爭得姬姌這個王室公主而已。

姬姌未置一言,鄖王亦趁機道:“若論親疏遠近,太子師呂將軍如今也在我國效力,公主英姿,不如隨我遠赴江陰,與呂將軍一敘。”

姬姌自是哪裡都不想去的,她生在王城洛陽,這裡就是她的家,城中百姓就是她的親人,如若可以,姬姌隻想坐守此處,護這一城。

更何況她就隻有一人,樓下四國爭鋒,各抒己見,她如何選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今日一戰,誰能取的話語權,誰又能代替她護住這一城百姓。

姬姌言道:“我今日本也未曾想過死殉於此,天子已崩,這洛陽給各位也未嘗不可,隻是望諸位善待洛陽百姓,而我隻有一人,雖想成全諸位,卻也是無力。”

大風吹動戰火,梅花香氣難掩火焰焚燒的裂痕腐朽,在那風中,四處的火焰滿天紛飛,有的迎風而起,更加洶湧,而有幾處因為火勢太小,在風中搖晃,最終被大風徹底熄滅於九州土地。

姬姌的聲音夾雜在嘶吼聲中,卻是異常的響亮:“諸位想要的正統,我可以承諾,但猶如我隻有一人,這正統之上,亦坐不下四人,諸位如何想呢?”

這是挑撥離間,也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在那至尊之位的選擇之上,四國短暫的聯盟根本維繫不住,稍一言語便分崩離裂。

場麵僵持不下,隻需一把火,便能改變局勢,但這把火若是使用不好,隻能害己,姬姌不敢輕舉妄動,卻也知道,她的話是有些用處的。

隻要穩住四國,再設法讓其聯盟瓦解,或許在混亂之中,他們還有幾分取勝的可能。

誰料這時,隻見衛王身邊有人來報,那探子不知說了些什麼,衛王扭頭看向不遠處的薌太子,他狹小的眼睛快要眯成一條縫,那裡麵充滿了危險。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衛王舉起手中戰戈,一勒韁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下令道:“攻城!迎姌公主入南戧!”

一軍動,其他三國將士不可能坐看衛王取得天下。

一時之間,無數火箭射向洛陽城牆,經過無數風吹雨打,已經破敗的城門被衝車撞得哐哐作響,門上落下一層層塵土,捲起無數的風塵。

城牆上幾乎是架滿了的雲梯,如此下去,哪怕洛陽城牆建造的再結實,有多麼易守難攻,拿下這座城也隻是時間問題。

星辰闌珊,熊熊大火從洛陽南宮蔓延,風捲起火光四濺,迅速由南宮向四處散開,席捲了整個洛陽,向更遠的地方燒去。

周憬天子十三年,衛,薌,鄖,鄴聯盟,三十萬大軍圍攻洛陽,憬王於南宮**,洛陽城牆半邊坍塌,姌公主被衛王鐘靖“請”走,薌未得公主,於城內燒殺搶掠,將洛陽徹底洗劫一空,九鼎則遭四國哄搶,最終由薌鄖帶走各三,鄴一衛二為終。

周王朝近八百年的統治,在這一天,徹底結束。

-消失,隻是又多添了幾許迷茫:“公主就未曾想過廣招天子舊臣,殺回洛陽光複周天子之威?”三娘本以為她會沉思良久纔回答自己,誰知道姬姌很快的就答道:“未曾。”三娘一直想不明白此事:“為何”“兵法曾言:亡國不可複存,死者不可複生。這亂世之中,不說衛,薌,鄖,鄴四國日漸強大,我對上他們根本毫無勝算,且說我就算可以殺回去又能如何呢?王兄已死,我又不通治國之道,如今我姬氏已經冇有人可以穩坐天子之位了,王道式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