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L0620 作品

序章

    

外號老六,身高171厘米,18歲。“你們能不能要點臉,一點形象都冇有。”一隻顏色白暫肌肉流暢的手狠狠的拍在了萬達和柳利財的背上,發出了重重的兩聲悶響。周圍有不少人被這兩聲聽起來就很疼的響聲吸引,朝三人看去,當然,還有被手的主人吸引的人也不在少數。雷雨,身高185厘米,中德混血兒,留著一頭極淺的金色短髮,一雙藍灰色的眼睛。本來一個長得就極其出眾的混血帥哥外貌就夠吸引人的了,再加上寬肩窄腰的優秀身形更...-

“哎呀———天氣真好……我靠怎麼這麼熱!”一個身形稍胖身高莫約175厘米的男生從酒店大堂走出來,毫無形象的在門口伸了個大大的懶腰,然後被熾熱的太陽照瞎了眼。男生叫萬達,今年18歲,大家都習慣叫他達達,是學校裡的一線八卦記者,他最喜歡叫自己萬達廣場老總。

“我勒個豆這也太熱了吧。”另外一個看起來稍瘦一些的男生,左右手各拿著一個小電風扇,正使勁的往自己的臉上吹風。這是柳利財,人如其名十分喜歡錢,是曾經放話以後要和錢過一輩子的男人,外號老六,身高171厘米,18歲。

“你們能不能要點臉,一點形象都冇有。”一隻顏色白暫肌肉流暢的手狠狠的拍在了萬達和柳利財的背上,發出了重重的兩聲悶響。周圍有不少人被這兩聲聽起來就很疼的響聲吸引,朝三人看去,當然,還有被手的主人吸引的人也不在少數。雷雨,身高185厘米,中德混血兒,留著一頭極淺的金色短髮,一雙藍灰色的眼睛。本來一個長得就極其出眾的混血帥哥外貌就夠吸引人的了,再加上寬肩窄腰的優秀身形更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但是,雷雨是女孩子,今年19歲,幾乎大部分人都習慣喊她“雨哥”。她今年剛從高中畢業,正在SH市和好哥們兼同班同學進行畢業旅行。

雷雨看了兩眼手機,2019年7月15日上午8點06分,這是他們到SH市的第二天。

“好!那麼今天的任務是二次元特種兵掃街,目標是人人都能買到心儀的東西!”雷雨用兩隻胳膊攬住另外兩人的肩膀。

“好耶!”

“出發!”

就在三人準備走出酒店的那一刻,一陣刺耳的警報聲突然響了起來。所有人都茫然的站在原地向天空看去。

“怎麼了?”“發生什麼了?怎麼防空警報響了?”“測試吧……”

但是很不幸,刺耳的警報聲並冇有停止,隨之而來的是幾架黑色的直升機從天空中飛往同一個方向。

“是警用直升機!那邊發生什麼了……”柳利財認出了直升機的用途。

“警用?!”萬達傻眼了。

三個年輕氣盛的高中畢業生跑到酒店大門口,那裡已經圍滿了人,人們試圖朝直升機飛過去的地方張望出一些苗頭。

三人住的酒店在離外灘不遠的地方。雷雨帶著萬達和柳利財從後門悄悄繞了出去,“直升機朝外灘那邊飛過去了。”雷雨在前麵帶路。周圍時不時會跑過幾個驚恐的人,三人奇怪的看著那些人狂奔,搞不明白為什麼。

當他們來到已經聚集了不少人的外灘時,他們立刻明白那些人為什麼會驚恐的狂奔了:在東方明珠的右邊,黃浦江之上,一座巨型的漆黑的塔形物體懸浮在那裡。

“喂喂喂……有冇有搞錯……”

“這是什麼啊……”

“發生什麼了……”

……

“叮咚”

“叮咚”

“叮咚”

“叮咚”

……

隨著無數聲清脆的鈴鐺聲響起,所有人的麵前彈出一個類似網頁的半透明白色彈窗。上麵顯示著兩行東西:玩家資訊加載中、一個進度條。

雷雨看了看眼前的彈窗,難以置信的伸出手去觸碰。非常離譜,那個彈窗摸起來類似光滑度極高的手機螢幕。就在這時,雷雨麵前的彈窗進度條顯示加載完成,彈窗拉長,顯示出一大堆文字,一眼掃過去,雷雨發現是自己的身份資訊,比如身高體重什麼的。

雷雨抬起頭看了看周圍人,人人的麵前都有這樣一塊彈窗,但是文字全部被模糊了。

“這是什麼?”

異能?等級?為什麼會有這個?雷雨注意到在自己的“個人資訊”裡的基礎資訊之下,還寫著這樣兩行。“萬物皆可控?一串問號?這又是什麼?”

“咚!!!”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痛卷席了雷雨的大腦。

“呃!”雷雨痛苦的捂住頭,腳下一軟跪在地上。隨之而來的是耳朵漸漸隻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兩眼被黑暗侵蝕,全身像是被火焰灼燒一樣劇痛。

“雨哥!”柳利財和萬達懵了好一會才從無數的衝擊中反應過來,一左一右的和周圍人手忙腳亂的把雷雨架起來。

防空警報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直升機依然盤旋著,但是誰也不敢貿然靠近這個物體。

雷雨在劇烈的疼痛中徹底失去了意識。

雷雨慢慢的睜開眼睛,此時她身處在一個一片漆黑的世界裡,而麵前,是一個巨大的紅色十字架。她不由自主的朝十字架走去,十字架的交彙處,數條有小臂粗的鎖鏈正緊緊的綁著一個人,那人慢慢抬起頭看向雷雨。

那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眼睛的主人和雷雨長得一模一樣。

“快醒來吧,我會給你留下驚喜的。”

“!”雷雨猛地睜開眼睛,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雷雨皺了皺眉,她感覺天上好像飄著什麼。當雷雨使勁眨了眨眼,想看清楚是什麼東西時,她呆住了。

是無數的建築碎片在半空中懸浮著。雷雨慢慢坐起來,猛地發現身下的地麵居然往下塌陷了一米深,形成了一個直半徑有十幾米遠的的規整圓形。

耳鳴漸漸消退下去,世界的聲音灌入雷雨耳中:警報聲、直升機飛行的聲音、尖叫聲……雷雨站起來,茫然的看向周圍。

在圓形坑的外圍,橫七豎八的躺了一些人體組織,而更遠的地方則躺著許多驚恐的人,他們用看怪物一樣眼神看向周圍,更有甚者一邊恐懼的看著雷雨一邊手忙腳亂的向後退去。周圍還不停的有警用直升機盤旋,與此同時遠處也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

怎麼回事?

發生什麼了?

為什麼都這樣看著我?

對了,萬達和柳利財呢?雷雨四處張望著,試圖尋找到兩個男生的蹤影。

直到,她看見了裸露著的鋼筋和破碎的管道之中夾雜著一些人體組織,而其中一隻斷臂上,戴著一隻黑色的機械錶。那是萬達這次旅行所戴的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雷雨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她的眼前一片空白。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會的,他一定還活著,這隻是有人和他戴了一樣的表罷了……”

在雷雨陷入絕望的時候,原本靜靜的懸浮在空中的建築碎片突然劇烈的抖動起來。

她想起來那個“雷雨”在黑暗中對她說的話:我會給你留下驚喜的。這他媽是哪門子的驚喜啊啊啊啊!

“驚喜”?

雷雨慢慢抬起頭,她看了看驚恐的人群、混亂的場景和在空中失控亂撞的直升機。然後看了看懸浮在自己身邊劇烈抖動的混凝土。

停下來。雷雨想。

懸浮的混凝土猛地在空中停住了。

下來。

然後碎塊像是重新被重力吸引一樣,墜落到地上激起一陣灰塵。

意識到世界出大問題的雷雨立刻想到了那個彈窗,這一切都是在那個彈窗出現之後才發生的!

彈窗呢?!雷雨大喊。

似乎就像遊戲一樣,半透明的白色彈窗出現在雷雨麵前。

“玩家雷雨,歡迎登陸黑塔係統。是否

開啟新手教程?”

雷雨看著新手教程四個字,一瞬間想到了自己以前看過的無限流小說,一般這種教程就是把你拉到關卡裡直接打怪。但是眼下的情況,雷雨冇有第二個選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遠處傳來女人的尖叫聲,雷雨嚇了一大跳,順著聲音看過去,不遠處一個年輕女人的腳下出現了一個淺藍色的圓形。圓形發出耀眼的光,下一秒女人消失了。緊接著,越來越多的慘叫聲接連出現,光圈也一個接一個的亮起,雷雨看著逐漸變得空曠的外灘,顫抖著回頭看向自己麵前的那個彈窗。

“請選擇,是或否”彈窗似乎知道雷雨在看它,文字變換了內容。

雷雨把心一橫,按下了“是”這個字。

光芒亮起,她什麼也看不見。

-建築,而且看裝飾很像是GZ地鐵三號線。“叮咚!歡迎玩家雷雨開啟新手教程關卡!”清脆的鈴鐺聲再次響起,彈窗也隨之出現。“請注意,這裡是一個神秘的地鐵站。據說每一個進入這個站台的人所乘上的列車都是由ta的過去組成,你無處可去,列車上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它存在的意義。玩家雷雨你需要在這輛無限循環的列車上找到真正的出口。狀態欄已開放,可隨時使用,祝您遊玩愉快。”彈窗拉長,雷雨的“個人資訊”再次出現。“這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