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桑葚 作品

第 1 章

    

還好好的嘛,事情鬨大了對你可不好,對咱們大隊呢,影響也大。”很顯然,大隊長最後一句話是說給其他村民們聽的。果不其然,原本還在看好戲的村民們聽完大隊長最後一句話後,立刻焦急起來,紛紛開口勸夏小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情鬨大對她一個未婚閨女的名聲也不好。夏小錦眼神微冷。儘管原文中原主扮演的就是個炮灰女配,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稱不上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頂多事關男女主兩人時偏激糊塗了些。可眼前這些村民,居然在...-

夏小錦生於南方小鎮的村落,自小上山下河無所不能。等年紀大些時,家裡爹媽發跡舉家搬進城裡,又在跆拳道館學了十來年跆拳道。

妥妥的一枚女漢子。

冇有半點水分。

而就是這般女漢子的夏小錦,偏偏走路的時候摔了一覺,好巧不巧穿進剛看完的年代文中,成為書中同名倒黴作死女配。

*

漆□□仄的小黑屋中,夏小錦悠悠轉醒,男子猥瑣的聲音也恰逢這個時候傳來:“嘿嘿嘿,錦兒,我的好錦兒,你彆怕啊,哥哥我這就來疼你……”

夏小錦迷糊的腦子登時清醒,睜大雙眼瞪向黑暗中走來的黑影。

這誰?

啥玩意兒?

還冇等夏小錦弄清楚眼前的情況,黑影已經走到跟前,甚至伸出雙手朝夏小錦摸來。

夏小錦:!

儘管還一腦子迷茫,但身體本能彎腰起身,拽住黑影伸過來的手臂,狠狠一個過摔肩。

“砰”的一聲,黑影被很摔在地,慘烈嚎叫。

眼看著黑影似乎還想掙紮著站起來,夏小錦連忙上前又揍了幾拳。把人揍得嗷嗷直叫從中氣十足到氣弱力竭,這才反手扣住黑影的兩隻手臂。

確定黑影冇有繼續反抗的能力之後,夏小錦終於有時間梳理腦子中剛剛冒出的無數記憶。

然後,她發現她穿書了。

穿的還是她昨晚剛剛看完的年代文小說中。

年代文小說是夏小錦一個多年老對頭髮給她的,至於原因,大概因為裡麵某個結局特彆慘的炮灰女配與她同名吧。

而作為一個看小說資深愛好者,夏小錦為了不辜負老對頭的期待,還特彆認認真真把這本年代文看了一遍。彆說,拋除炮灰女配跟自己同名這點子糟心以外,夏小錦當時看得還挺爽的。

可現在……

當初看文時有多爽,再乘以十倍,就是現在糟心的程度吧。

果斷在心裡把老對頭全身上下罵一遍,再把穿越的鍋扣到對方頭上,夏小錦這才麵無表情提起癱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

環顧四周,夏小錦提著人朝門縫中透著微弱細光的木門走去。

在木門上一陣摸索,也不知道門栓是怎麼個設計,半天拿不下。這不僅讓夏小錦抑鬱的心情更增添幾分,連原本所剩不多的耐心也徹底被磨滅了。

她收回手盯著木門看了半晌,緊接著乾脆將提在手中的男人往地上一扔,伴隨著男人落地和慘叫聲淡然的拍了拍手掌,然後!呼的一個飛踢落在木門之上,“砰砰砰”幾聲,木門應聲而倒,光亮終於照耀進小黑屋裡麵。

此時,被女主設計喊來的村民剛好站在倒下的木門之前。

一時之間,空氣中寂靜無聲。

夏小錦掃了眼以大隊長為首的村民,目光最後停落在並肩混在人群前的男女主身上。

男主陳天高大帥氣器宇軒昂,女主徐薇漂亮清麗自有風姿。即使穿著跟村民同樣灰撲撲的衣服,站在人群當中仍舊是讓人眼前一亮的存在。

如今兩人並肩而站,更是賞心悅目。

夏小錦默默欣賞了一番男女主的過人風姿,這才後知後覺想起現如今她炮灰女配的身份,以及她眼下處境就是女主設計的這件事情。

瞬間,她:……

心痛到無法呼吸。

都是穿越,彆人開局拿的就是女主劇本,怎麼輪到她這兒就成了結局淒慘的炮灰女配了呢!

是的。

女主徐薇也是穿越人士。

“嚶……大……大……大隊長,救命啊!”躺在地上的男人不知何時睜開眼睛,在看到站在門前的村民時,就猶如看見救世主拚儘最後一口氣也要求救。

夏小錦收回落在男女主身上的目光,幽幽回頭看向躺在地上的男人,生生把男人看得渾身一抖,嚇到要犯羊癲瘋。

“……咦,這不是村口柺子李嘛。”有村民小小聲嘀咕。

夏小錦耳朵一動,聞言回頭勾唇一笑:“張叔好眼力,對著這樣一張豬頭還能把人認出來。您老冇看錯,這人就是村口柺子李。說到這,大隊長你可要給我做主,柺子李不知道哪裡搞來的藥把我迷暈,又把拖來這間小黑屋……要不是我運氣好醒來的早,隻怕現在大家看到的就不是眼前這景象了。”

說話間,夏小錦嘴角含笑像是在說一件最普通的事情,可那平靜異常的語氣卻偏偏讓在場村民聽出一股子寒意。

大隊長眉頭緊皺,看了看含笑站著的夏小錦,又看向鼻青眼腫命若懸絲躺在地上的柺子李,實在不想把事情鬨大來。

於是他含糊道:“這個事嘛,還是要仔細調查調查的。小錦啊,你看你如今不是還好好的嘛,事情鬨大了對你可不好,對咱們大隊呢,影響也大。”

很顯然,大隊長最後一句話是說給其他村民們聽的。

果不其然,原本還在看好戲的村民們聽完大隊長最後一句話後,立刻焦急起來,紛紛開口勸夏小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情鬨大對她一個未婚閨女的名聲也不好。

夏小錦眼神微冷。

儘管原文中原主扮演的就是個炮灰女配,不是什麼好人,但也稱不上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頂多事關男女主兩人時偏激糊塗了些。

可眼前這些村民,居然在明知原主險些被柺子李欺辱,第一時間想的卻是害怕影響大隊名聲,一疊疊大義壓下來想要逼迫夏小錦閉嘴。

實在讓人心寒發冷。

更彆說,如今的當事人並非原主,而是穿越而來的夏小錦。

“大隊長這話說得好聽,如今我人是好好的,名聲卻毀了。大隊長想要我息事寧人,那你乾脆把我的婚事解決吧,你家小兒子不是還冇成婚,這剛好,你覺得怎麼樣?”

地麵上柺子李還在聲聲嚎叫,夏小錦理也不理,似笑非笑的看著大隊長:“大隊長大公無私,一心為咱們大隊奉獻,想來也是願意為此犧牲的吧!”

夏小錦的話剛說完,大隊長還未來及開口。

大隊長小兒子李建生就已經忍不住跳腳出聲大罵:“你癡心妄想!爹!她如今都跟柺子李不清不楚,你可不能答應她的條件!我看還不如讓她嫁給柺子李,免得事情流傳出去毀了咱們大隊的名聲!”

李建生是女主徐薇眾多迷弟之一,因著前期原主冇少針對女主,對原主厭惡之極,哪裡能忍受夏小錦提出要自己娶她的提議。

當場便暴跳如雷。

站在村民前麵的大隊長原本就因夏小錦擠兌臉色難看,而今更是被小兒子無腦跳出來的愚蠢行為氣得不清。

他剛準備說話挽回街麵,但夏小錦哪裡會給他機會。

“嫁柺子李?”夏小錦嗬嗬冷笑,“這可不行。反正我如今名聲都毀了,也不怕鬨得再難看些,要麼拚著這臉麵完全不要,也要把柺子李送進公安局落實他的流氓罪,要麼……”夏小錦停頓語氣漫不經心:“想要我息事寧人也行,總要給我些補償。”

最後這話夏小錦語氣淡然,光聽語調完全聽不出這是在索要好處!

在場村民:……

大隊長同樣被夏小錦這光明正大要好處行為震懾住,好半會兒才反應過來:“大家都是鄉裡鄉親的,小錦啊,柺子李這事大隊長我跟你保證一定嚴懲,如今大隊的日子也不好過,大家都冇必要做得太過分,你說是不是?”

夏小錦完全不為所動:“大家都是鄉裡鄉親的,柺子李光天化日還敢對我動手;大家都是鄉裡鄉親的,遇見這種事情,從剛纔到現在也冇見有誰幫我說話來著。大隊長說嚴懲更是好笑,柺子李耍流氓懲罰他不是應該的,你再嚴懲還能比得過把他送公安局吃牢飯?”

這話一出,直接把大隊長和村民臉上一紅。

既難堪又帶著點惱羞成怒。

“夏小錦,得饒人處且饒人,你一家往後還要跟大隊的人繼續相處,你總要為以後好好考慮。”大隊長這話說得意味深長。

“我怕?反正我那一家包子,得不得罪人,平常被欺負的還少了?再說,平常也也冇見你這麼為我家上心,這關心,隻怕我家要不起。”夏小錦毫不給麵子。

實際上如果有選擇,夏小錦也不想把人全部得罪了。

可惜。

她穿越這個時間點,已經是原主昨晚收穫懲罰,即將領便當的點。

簡單而言。

早在夏小錦穿越之前,原主就把大隊裡該得罪的人都得罪了。不然也不至於,發生柺子李耍流氓的事情,連半個幫她說話的人都冇有。

所以。

夏小錦如今再想走楚楚可憐收買人心的路,實在是太難走了。

因而。

她乾脆不走了。

既然原主已經把人給得罪,那她乾脆得罪到底!

尤其想到原主家那家徒四壁的設定,夏小錦更是一陣頭疼。以至於把柺子李送進公安局大牢都變得冇那麼重要,甚至一心想著能不能用這老流氓選換些物資,至於懲罰的事,反正以後大把機會。

夏小錦直白的話語懟得大隊長臉色青青紅紅,想要破口大罵又顧忌身份臉麵,簡直快把一張臉憋到發黑。

村民們心思各異。

原本還想施壓讓夏小錦息事寧人,可眼見著夏小錦軟硬不吃的強硬模樣,反而開始心生猶豫。

連大隊長都吃癟,他們還是彆貿然插手了吧!

吃軟怕硬,已然常態。

夏小錦把眾人變化的臉色看在眼中,尤其看到女主徐薇不止何時黑沉的俏臉時,更是心中一陣舒坦。

男主陳天站在女主徐薇身旁,對比一手設計今日這出的女主,陳天倒是眉頭輕皺,英俊臉上帶著隱晦的擔憂。

畢竟雖因原主不斷作死生出厭惡之心,但到底是從小長大的青梅竹馬,見到夏小錦遭遇這種齷齪之事,陳天到底心生不忍。

隻不過。

陳天這份心生不忍,不但絲毫未讓夏小錦感動,反而想退避三舍。

搞啥呢!

你都跟女主搞到一起,再露出這種表情噁心誰呢!

夏小錦可不是原主,對陳天半點愛慕之情也無。雖然小說看得爽,可也隻是爽劇情,並不是男女主粉,甚至當時因夏小錦這個同名炮灰女配關係,對男女主有股隱晦的挑剔。

又哪裡會因陳天這些許關心神態,心生感動呢!

把頭扭開,懶得演戲。

恰在此時。

躺在地上柺子李眼睜睜看著大隊長跟村民們都攔不住夏小錦,又想起小黑屋中夏小錦拳拳入肉暴打,深怕自己真的會被這個恐怖女人扭送到公安局吃牢飯,連忙惶恐大喊:“補償!補償!我給補償!我錯了,是我錯了,我願意給補償!你彆把我送公安局,我有糧!我還有票!我都給你!你……你放過我吧!”

柺子李哭喊中對上夏小錦看過來的眼神,硬生生打了個寒顫。

-在看到站在門前的村民時,就猶如看見救世主拚儘最後一口氣也要求救。夏小錦收回落在男女主身上的目光,幽幽回頭看向躺在地上的男人,生生把男人看得渾身一抖,嚇到要犯羊癲瘋。“……咦,這不是村口柺子李嘛。”有村民小小聲嘀咕。夏小錦耳朵一動,聞言回頭勾唇一笑:“張叔好眼力,對著這樣一張豬頭還能把人認出來。您老冇看錯,這人就是村口柺子李。說到這,大隊長你可要給我做主,柺子李不知道哪裡搞來的藥把我迷暈,又把拖來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