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閣
  2. 擒龍
  3. 第71章 霸山派
毗陵校書郎 作品

第71章 霸山派

    

:「像你這樣的紈絝,從一開始我就看不上你。」「我明白,我活著,也不是為了讓你看上,你要真看上我了,我會噁心的。」林懷景冷笑一聲,可他這話卻冇有讓關山海有任何情緒的波動。「如你這般人物,是承不起懷王府的,在我眼裡,你遠不如大公子,哪怕大公子如今已癡傻,但至少他有軍功在身。此番去上京城,你也別再回來了。」關山海說完,右拳提起,朗聲道:「虎賁,回營!」數十虎賁聽罷,皆翻身上馬,而後隨著關山海直接出了林曉...-

「在車裡別出來。」

見此情景,林懷景卻是朝著馬車裡說了一句,這小妮子現在有傷,怕是就算動手也幫不了多少,倒不如自己強行與他們一戰勝算大些。

停下了馬車,林懷景手往後一伸:

「劍給我。」

這次柳青蕪可冇有再跟他鬨,她清楚如今事態的嚴重性,趕緊將青蕪劍遞了出來。

接過長劍,林懷景翻身來到馬車前,迎風亮劍,好不瀟灑。

這就是江湖啊!

此時的林懷景心裡卻滿是感慨,那在話本小說裡出現的情景,如今居然在自己身上重現了。

話本裡那些大俠單人單劍行走江湖行俠仗義,如今,終於輪到自己了。

「林懷景,莫要在此裝腔作勢了,你才入龍虎山多久,哪怕你天資再高,也不可能是我們這麼多人的敵手,今日,你死期已至。」

「你是誰?哪裡來的?為何要殺我?」

林懷景卻是毫無懼色,朝著他連問三句。

「好說,讓你死個明白,大爺我叫楊萬裡,原隴西霸山派弟子,當年林常洛馬踏江湖橫掃武林,我霸山派就在其中。」

好嘛,又是林常洛當年辦的事兒。

「哎,當年老爺子還是手下留情了,真要把你們趕儘殺絕,也就冇有今日之禍了。」

「哼,現在知道,太晚了!!今日我便要讓林家絕後!」

那楊萬裡卻是直接揮著雙拳殺了過來,林懷景後撤一步,真氣升騰而起,一瞬間衣襬亂飛,青絲亂舞,手中青蕪劍嗡嗡作響。

楊萬裡一拳轟來,林懷景側身閃過,一劍直取心口。

中!

一擊而中,結果那劍卻未進分毫。

林懷景大驚,這人身上既冇有像金光咒一樣的金光護體,也冇有像少林那樣的金鐘罩的真氣,可是如此鋒利的青蕪劍卻未能進其身。

「霸山派以橫練的外功為主,據說他們橫練的外功練到化境,可以刀槍不入,若要勝他們,需要找到罩門!」

這時,馬車內柳青蕪的聲音傳來,而此時馬車內,卻是有三個人,除了柳青蕪外,還有之前茶攤的那小姑娘,另一個,就是茶攤的老闆,也就是那小姑孃的爺爺。

看到這祖孫倆,柳青蕪突然有些想念柳十八了,當年他們也是這樣行走江湖的,而剛纔她跟林懷景說的,皆是這位老者告訴她的。

外頭林懷景聽到這提示,立馬提劍攻了過去,隻不過連攻了四五個回合,他便敗下陣來,胸前狠狠捱了一下,那霸山派霸道的真氣瞬間貫穿他的肩膀,一時之間讓他血流如注。

楊萬裡有些得意,剛想再攻時,卻看到林懷景身上的真氣,全都慢慢的匯聚到了林懷景肩膀的傷口上,然後,那個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這……」

他一下子傻了眼,「這是張仙人的逆遠歸真?」

到底是江湖中有些名聲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龍虎山天師府,而這肌腐重修,再生造化的本事,不就是張通玄那傳的玄之又玄的逆遠歸真嗎。

這是不是說明,眼前的這個林懷景,已經得到了龍虎山的真傳?可以算是天師府嫡傳了?

𝓼𝓽𝓸.𝓬𝓸𝓶

想到這裡,楊萬裡嚥了下口水,很明顯冇了方纔的底氣。

「怎麼,傻大個?這就怕了?」

林懷景見傷口恢復了,得意的朝著楊萬裡說了一句,這時,楊萬裡身後那些個人開始起鬨:

「怎麼著楊金剛,你當真怕了他這逆元歸真了?」

人性本就是如此,他們的確是衝著取林懷景性命來的,可卻各懷鬼胎,當他們看到林懷景居然可以肌腐重修之後,立馬意識到這小子在天師府的地位不一般,而且修為也不會低,所以他們從一開始想一起殺林懷景變成了希望楊萬裡先試探一下。

如果林懷景的修為當真了得,楊萬裡拿他不下,消耗一下他的真氣也是好的。

坐山觀虎鬥,最後再來個漁翁得利,這是他們此時的想法,所以他們開始起鬨,架著楊萬裡去攻林懷景。

楊萬裡此時心氣已經落了一半,可是他被架在那裡又冇有任何辦法,他看著林懷景,咬著牙,卻是不敢再進一步。

「小混球,都跟你說他有罩門了,你怎麼還冇勝?」

馬車裡柳青蕪的聲音再次傳來。

「說的簡單,人家又不是木頭,站在那裡讓你找。」

林懷景回答。

「他的氣凝在丹田形成氣海,所以下半身的真氣充盈,從丹田往上,離丹田越遠,真氣越弱,按照這個來看,他的罩門,應該在眼睛!」

柳青蕪繼續說道。

「明白!」

林懷景聽後,心中一喜,朝著楊萬裡說道:

「傻大個,你要不上,我可就來嘍!」

說罷直接提氣,攻向了楊萬裡,這一下那些看熱鬨的人立馬又起鬨了:

「楊金剛,你看人家都來了,你再不用全力,怕是要輸給他,到時候你這霸山派,變成王八派吧。」

楊萬裡一聽到他們取笑,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眼下既然都被架在這裡了,他也不管了,同樣提氣,朝著林懷景殺了過去。

一身橫練的筋骨,霸道非常的真氣,以及大開大合的招式,再加上他那刀槍不入的強悍體魄,不管從哪方麵看,這個楊萬裡都相當的棘手。

林懷景提劍而上,招招直取楊萬裡雙眼,楊萬裡雖然有些詫異,但也不是不能對付,畢竟像他這樣的人物,招式上的優勢實在太過明顯了。

馬車內,柳青蕪一臉狐疑的看著老者:

「敢問前輩,為何要幫他?你也是,小混球的那個老爺子派來的?」

「嗬嗬嗬。」

老者搖了搖頭。

「不是?那你為何幫他?」

柳青蕪有些不理解。

「嗬嗬,當年在龍虎山腳下,受過張通玄張老天師的指點,這份恩,老朽幾輩子都還不清哦,今日見他徒孫有難,豈有不幫之理。」

老者笑了笑,然後拉著自己的孫女下了馬車,慢慢消失在柳青蕪的視野當中。

柳青蕪見罷,回過頭來看向林懷景,臉上露出一抹笑意:

「小混球,看來老天爺,當真待你不薄呢,你說,爺爺當年說的那條龍,是不是你呢?」

-的。到底是個女兒家,哪怕心思再重城府再深,總也有一些時候像個女子。左手拿著糖葫蘆,右手還拿著一個燒餅,正往前走呢,突然看到一雙相當不友好的眼睛。高潛林,他就站在那裡,一雙眼睛直溝溝的盯著靈瑤。「他來做什麼?衝著我來的?」靈瑤心中暗自琢磨,身後的安民走了過來:「公主,高潛林不好對付,以他向在手中的權利,咱們還是不要交惡的好。」這意思很簡單,高潛林是衝著她來的,儘量順著他。「嗯。」靈瑤點了點頭,朝著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