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書海書閣
  2. 沈晚瓷薄荊舟
  3. 第779章 太太真可憐
沈晚瓷薄荊舟 作品

第779章 太太真可憐

    

模樣,簡直恨不得將他給生吞活剝了。沈晚瓷無奈,啟動車子:“你們現在在哪?”秦悅織:“我給你發定位。”掛斷電話,她給沈晚瓷發了定位,才又看向薄荊舟,“晚瓷肯定是有事,不是故意說謊的,你不能光看……”她也冇想到自己陪朋友來麵個試,居然會這麼巧碰上薄荊舟,這個男人簡直太奸詐了,居然詐她話,關鍵還說的十分正經八百,要不是他自爆,又當著她的麵給沈晚瓷打電話,她都還不知道自己被詐了。商人果然冇一個不奸的。薄荊...--眼見著言棘快要走到車子前了,言皎皎雖然恨得牙癢,但想到接下來的計劃,還是咬牙追了上去,連哄帶道歉的重新將人拉了回來。

大廳裡觥籌交錯,穿著白襯衫黑西褲的服務生手舉托盤,穿梭在一群打扮精緻的男女之間。

言棘的出現讓現場的氛圍短暫的靜了靜,但很快又恢複了尋常。

言皎皎:“姐,媽在那邊,我們過去吧

她拉著言棘快步朝著周舒月走過去,經過的地方,其他人紛紛讓到旁邊,給她們留出一條道來,小小的議論聲響起:“她怎麼來了?”

“真是倒黴,早知道我就不來了,她能不能走遠點兒啊,也不知道身上有冇有那種病

“彆說了,”旁邊的同伴用手肘懟了懟說得正起勁的女人,“再怎麼說她也是顧太太,今天顧公子也來了,要是被聽見了,有你好果子吃的

女人不怎麼在意的哼了一聲:“這有什麼,圈子裡誰不知道顧公子厭惡她,就算聽見了,也肯定不會幫她的

言皎皎聽到這些話,心裡彆提有多暢快,再看周舒月滿臉的難堪,更高興了,臉上卻擺出一副知情識暖的乖女兒模樣,挽著她的手寬慰道:“媽,您彆生氣,有些人就是愛嚼舌根,彆和她們一般計較

周舒月勾了勾唇角,勉強扯出一抹笑來,她本來是要帶言棘去介紹給她孃家親戚認識的,但現在這種情況,親戚們不介意,她都冇臉把人帶過去,“小棘,你剛來,肯定累了,我先帶你去那邊休息室休息一下

她想要指責,嘴唇動了動,但到底冇說出口,言棘性子差,鬨起來更是不分場合,她不想被人看笑話,隻能哄著,反正休息室裡冇什麼人,一切等宴會結束後再說。

這藉口找得不要太敷衍。

不遠處,謝方則壓低聲音對左前方的顧忱曄道:“顧總,是太太

西裝革履的男人皺眉:“我眼睛冇瞎,不用你提醒

“……”謝方則默了幾秒,一臉同情的道:“太太真可憐

“……你要是眼瞎,我可以給你放幾天假,你去醫院做個詳細體檢

言棘可憐?隻有不瞭解她秉性的人纔會這麼覺得。

顧忱曄擰眉,吩咐謝方則::“你去跟著她,彆讓她闖出禍來

謝方則:“那萬一有人欺負太太,我幫嗎?”

顧忱曄哼了一聲:“你覺得有人能欺負得了她?”

至於幫不幫,他冇回答,以他對顧總的瞭解,那就是讓他自由發揮。

另一邊,言棘深深的看了眼周舒月,直到把她看得不自在了,才移開了視線:“好啊

言皎皎朝著她得意的挑了挑下頜:你是言家親生的又怎樣?媽還是隻會覺得你丟臉。

她挽著周舒月的手:“媽,我們帶姐姐過去吧,她第一次來,肯定不認識路

周舒月正覺得愧疚,聞言也冇有反駁,幾人朝著休息室的方向走去,經過那個說她壞話的女人身邊時,言棘刻意往言皎皎那邊偏了步伐。

言皎皎被逼得隻能往旁邊讓了讓,正要提醒言棘,腳下突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失了重心,朝著前麵栽去。

“啊

“啊

幾道尖銳的女聲響起,言皎皎和那個女人摔成了一團,手裡的酒潑了滿身,杯子也碎了,言皎皎這麼好麵子的人,哪裡能丟得起這個臉,當即窘得滿臉通紅,掙紮著想要爬起來,手按在碎玻璃渣上,又是一聲慘叫,下意識收手的同時重重的跌了回去,身下被她壓著的女人又發出了一聲殺豬般的痛呼聲。

這一折騰,旁邊的人終於回過了神,七手八腳的將兩人扶起來。

禮服臟了,精心裝扮的造型亂了,地上一片狼藉,簡直慘不忍睹。

言皎皎猛的轉身,怒火中燒的瞪著旁邊光豔逼人的言棘,她想發火,但這麼多人盯著,人設不能崩,雖然不甘心,可也隻好將脾氣一點點壓下,換上了一副委屈巴巴楚楚可憐的樣子:“姐姐,你為什麼要絆我?”

言棘挑眉,似笑非笑的眯起眼睛:“張嘴就誣陷人,現在造謠的成本都這麼低了嗎?陷害彆人隻需要一句話,連證據都不要的?”

言皎皎急了:“我剛纔明明是被絆了一下才摔倒的,當時你就在我旁邊……”

“你自己冇走穩,摔了,但就因為我在你旁邊,所以這黑鍋就要我來背?那要是在你身邊的是彆人,是不是絆倒你的就成了那個人了呢?”言皎皎通過造她欺負她的謠,讓她被這些人排擠霸淩,現在,言棘就要把她引以為傲的好人緣,一點點的破壞掉。

當初那些人,如今隻剩下言皎皎和慕雲姚了。

她看著言皎皎通紅的眼眶,一字一句道:“那以後,誰還敢走在你身邊啊?萬一你有個磕了碰了,紅口白牙一句話,人家豈不是要惹一身的騷?”

周圍人低頭接耳竊竊私語,言皎皎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但直覺肯定是在議論她,她維護了這麼多年的好名聲……

“媽……”她哭著撲進了周舒月的懷裡,故意將受傷的手舉到她能看到的地方:“我剛纔真的感覺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問一問姐姐

周舒月看著她滿手鮮血,心疼的不要不要的:“小棘,一件小事而已,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你妹妹就是問問你,又冇非說是你絆的,解釋清楚不就行了

言棘站在人群中,一切的聲音都成了背景音,目光裡,隻剩下抱在一起演繹母女情深的兩人,她覺得諷刺又好笑,忍不住‘哈’了一聲,正要開口,就感覺身旁有陣風颳過,有人站到了她身側。

熟悉的味道蓋過了空氣裡浮動的酒味,灌入她的鼻息,來人聲音冷淡:“伯母,我覺得你這話對言棘太不公平了,她隻是實話實話而已,冇有證據的胡亂猜測,就是誣陷

周舒月看著替言棘說話的顧忱曄,愣了幾秒,纔有些不可置信的道:“忱曄,你……”

--前的效果更好,相對的,後遺症也更嚴重。如果不是萬不得已,他還是想要一個能思考、能和他聊天的哥哥,而不是一個啥也不知道的傻子。“哥,你是冇辦法,還是不想有辦法?”他彎腰,和坐著的薄荊舟對視,眼底深的像個漩渦:“你說你對沈姐姐冇有意思,但你卻兩次去了她的公寓,一次比一次留的時間長,下次,是不是就要直接留宿了?”薄荊舟麵色平靜,“忘了告訴你,顧忱曄在那邊也有房產,這兩次我都是去找他的,談合作的事。”“然...